【触れ百合】沾灰的糖果 汚れたぐみ 上【腐】

果然百合很适合被虐呢
即兴打的XD
虽然已经构思了有几天了
希望尤利没有变的太笨wwww

啊对了,虽然标题是弗连尤利,但是实际上有轮X百合和暴力情节,慎入!!!
妇联在百合被○了一晚上以后出场|||||||

这部分到车仑之前,车仑的过程设密码放在下一篇。


----------------------




沾灰的糖果 上


又是无聊……不对,平常的一天。
尤利靠在窗台上吃完了最后一个布丁,如此想到。

自从完成了下町的基本改造后,尤利就闲了下来。
或者是说,终于捞到了一些休息日。
之前的下町改造总动员中,他可是忙到里朝天,基本没有什么休息的机会。

现在他是哪也不想去,就算卡罗尔几次三番来找他去做工会的工作,他也都婉拒了。不过这种休息日一直持续到了第五天的时候,他就开始渐渐觉得无聊起来。
因为就算他休息了,其他的人也忙着干自己的事,根本没空闲来陪他。

抓起放在桌上的刀,尤利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嘛,这样的话,不如去楼下坐坐吧。

尤利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向服务员点了一杯酒。老板娘打趣的说:“怎么,你也开始喝酒了?”
尤利则回答道:“只是无聊而已。”
“怎么,明明是难得的休息日。”
“哈哈,一定是因为我是劳碌命吧。”尤利笑道。
“就你还劳碌命?”老板娘笑着将酒和小菜放在桌上,“今天只给你这一杯,白天还是少喝点酒。”
尤利咂咂嘴道,“我看起来这么像是要酗酒的人吗?”
老板娘但笑不语的转身走开。

“切,一个一个的都把我看得那么不堪吗!”尤利拿起酒杯狠狠的灌了一口,却因为灌得太快而不小心呛到了。
“咳……咳咳。”
用手擦了擦嘴角后,他重重的把杯子放在桌上,哼哼道:“真是的!”
虽然知道老板娘也只是关心自己,但是自己心里确实隐隐积了些不满的情绪,又想到是自己想着休息导致的这种结果,他又忍不住灌了一大口酒。
这时宿屋的门被推开,进来了一大批人马。他们三五个人围在一桌,开始叽叽喳喳的说话。

挺陌生的脸嘛。
虽然说尤利不是特别爱听人墙角,但是他旁边那桌的人显然不知道什么叫悄悄话,声音大的整个宿屋的一层都听得到。尤利也就只好摆了一个最舒适的姿势,一边吃着小菜,一边愉快的听起了八卦。

“说起来,那个叫弗连的骑士团长可真够年轻,那样的毛小子居然能够当上团长,一定是暗地里跟人干了不少好事吧。”说完这人又嘿嘿的一笑。

是啊,那家伙好事做的可·不·少,尤利用筷子夹起一口菜放入嘴里,内心如此吐槽。

“谁知道呢,不过凭他那种长相,想爬谁的还不都是分分钟的事。”另外一人说完灌了一口酒,“哎,干完事后来这么一口,真是舒畅!”

哈?他要爬谁的什么?尤利嚼着菜,对此略有疑惑。

“呼……”第一个人放下酒杯道,“那样年轻的家伙,有人盯上他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嗯?看来他又有麻烦了?

“嘘——小声点!”另外一个人锤了第一个人一下,然后他们就再也没说过话了。

有意思。他喝干了最后一滴酒站起身来。
尤利将钱扔到老板娘面前,拿起刀走出了门口。

既然决定要干点什么,自然盯梢的地点也很重要了。
尤利不禁抬起头。
话说每次在楼下往他房间的窗户看的时候,他都会怨念一下自己不能直接翻身跳回二楼的窗台上。
这次也是一样。
他叹了口气,还是老老实实的从楼梯走了上去。
跟踪的话,在这里盯着也不坏。

***
在跟踪了十几分钟之后,他随着那群人来到了一条小巷。真奇怪,自己怎么会没有对这里的印象?明明应该还在下町的范畴内。尤利不禁想到,不过既然还是下町的范畴内,一切就都好说。
前面的人马在其中一扇门前停了下来,尤利也随之停下脚步,隐藏好了自己的行踪。
脚边的拉比特也跟随他停了下来,屏住呼吸。他看着拉比特,拉比特也看向了他。

啊,好像很久没跟拉比特一起出动了。
尤利不由得想到。
但是此刻拉比特却提醒他前面的人行动了。

看样子,他们进入门里去了。
尤利等他们全部进入后,也走到了门边。
他让拉比特站在一旁,自己先调查了门。
幸运的是,门并没有上锁。

“看来要大干一场了。”尤利对拉比特说道。
“嗷呜~~”拉比特也回应了他。
于是他退后了一步,踹开了大门。

屋内似乎没有人。
尤利与拉比特一起走了进去,却在踏入房间的一瞬间,发现门口突然出现了许多人。

“真没想到,还真的有迷路的小羊羔傻到敢一个人来这里。”
为首的人似乎很开心的说道。
“既然来了,就别想回去。”他扭头喊道:“大家上!”

尤利甩开刀鞘,大笑到:“正如我所愿!”
他一向对自己十分有自信,这次也是。


尤利瞬间就干翻了好几个人,就连对方的头儿都被他一刀砍翻在地。
那人倒地的瞬间就迅速的翻了个身,离尤利远了些,却向尤利的身后大喊:“快!快!”
尤利听到他喊了之后,正打算转身干掉身后的人,一刀过去却扑了个空。

正在他以为自己大意了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奇妙的气味。
他并没有在意,反而趁敌人不注意的时候,和拉比特一起接连放倒了这房间里所有的人。
但是还没能等他为自己的胜利而洋洋自喜,尤利的眼前突然就开始发黑。
于是接下来的瞬间,他就失去了意识。

***

痛痛痛痛!
尤利的脑袋里现在只有这一个字。
记得昨天没有喝太多啊?

突然他一下惊醒过来。
感觉自己的双手被冰凉的铁链铐着,双脚也是如此。
是什么导致他被人锁了起来?他不由得开始细细回忆。自己昨天闯了敌人的据点,刚把敌人全部打倒后自己就失去了意识。
嗯……记得自己好像……闻到了一些奇特的气味。
真是阴险的小人!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暗自咒骂起来,但是不得否认,自己的疏忽大意也是一件致命的事实。尤利抬起头,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最先注意到的是拉比特并没有和自己关在一起,虽然能够考虑对方没有将拉比特和自己关在同一个房间的情况,但是尤利相信既然拉比特没有与自己关在一起,那么就是它已经脱离险境,自行逃走了。自己还能等到救兵。

显而易见的是,自己并不是被关在以前常去的那间骑士们打造的个人牢房里,至少那里的骑士不会把自己的手脚给锁起来,而且还拥有一张足以让他睡着的单人床。
没有看见自然光线,只有几盏忽明忽暗的煤油灯在支持着房间的可视度。我的房间都装了电灯了!尤利不满的想到。
粗略的观察来看,这里似乎是一间地下仓库,不过奇怪的是尤利并没有看到什么储存品。
当他的眼睛略微适应观察四周的时候,他看见一些很可疑的道具堆在角落的桌子上。他努力的让自己的眼睛变得更为敏锐,以去看清楚那些玩意到底是些什么。突然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储存室,而是一间拷问室。

然后他注意到自己的身后并不是一面墙,而是一个方形的柱子。
尤利使劲的挪动自己的身体,想去观察后面的情况。但是不巧,他的手脚都被锁的十分紧,基本上没有他活动的余地了。
这时候他又感到了身上十分的疼痛。
看来自己倒下后受到了他们热烈的欢迎呢。他自嘲到。
拽了拽锁链,又试着用力将其扯断,却发现完全不奏效。这个时候尤利才深感没有魔导器的坏处,如果有魔导器的话,这种程度的链子,自己唰唰的就能将其拉断。

“啊啊……弗连那家伙,还真慢啊。”尤利努努嘴,“照这种效率还当什么骑士团长,早点撤掉算了。”

正当他思考如何逃脱这地方的时候,身后却传来铁门被打开的声音。
看来想逃都逃不了了。

尤利低下头,听着来者的脚步声。
一、二、三、四……看样子至少来了4个人,有两个人刚进门就停了下来,想必是看着门口。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尤利的面前。
昨天的那位领头的也在,不过这次他却站在了副手的位置。正如尤利所料,他的头上还有人在暗自掌控着一切。
尤利看着那位正在微笑着的头目,突然觉得一阵恶寒。这家伙,笑的简直跟弗连一样,果然真正阴险的家伙平时都是用笑来迷惑大家的么。

想到这,尤利觉得不在言辞上让他们受点气就觉得不舒服,于是他露出了一个十分欠扁的笑容。
“哟,昨天被大爷我打的屁滚尿流的就是你这小子咯?”他用十分轻松的口吻像昨天那位被他一刀打趴下的副手问道,“不过你们还真是一群废物啊,几十个人打大爷我一个人还打不过,就靠着一些不入流的小花样才抓到本大爷。嘛,大爷我倒是不否认自己确实强到要命就是。”

那位副手瞬间脸就扭曲了,他上前一步暴怒的吼道:“尼玛的!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然后拿起了手上的鞭子就向尤利抽了过来。

疼疼疼疼!
鞭子抽到了尤利的胸口上,划出了一道血痕。尤利咂咂嘴,抬起头又开始问候对方。
“哼……说不过了就开始使用暴力了么。”尤利扬起嘴角,“真的是没用的杂碎呢。喂,那边那个笑眯眯的家伙,你也好歹挑选一点有用的手下吧,都像这位这样的话,估计还没出老家就被骑士团给全灭了吧。”

唰!唰!又是两道鞭子,这次力道比之前更大了,看来那家伙完全气疯了嘛。
尤利看向站在一旁气定神闲的家伙,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似乎在表达‘我的手下用不着你来管’的意味,那家伙扭过头向副手点了点头,副手得到了上级的指示,一下子变得有气势了,他得意洋洋的朝着尤利就是几鞭子下来。

接连的疼痛感让尤利都觉得有点无法维持笑容了,但是他仍旧露出一幅无关紧要的表情,让副手的火气又增大了不少。
“你这混蛋!”副手扔掉手上的鞭子,去角落拿了一条新的,又向尤利抽去。

“够了。”主谋者似乎终于看不下去,阻止了副手抽向尤利的鞭子,但是刚才的一鞭却因为来不及收手而仍旧打在了尤利的身上。

这次打到的是他的腿上。
这鞭子……。尤利咬着牙看向了自己的腿部,一个十分可怕的鞭痕映入他的眼中。鞭子上似乎有倒刺还是什么别的东西,撕开了他腿部的肉,虽然不至于伤及筋骨,但也可算是血肉模糊了,这道伤口流出的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半条左腿,而且这种剧烈的疼痛感还在不断的侵蚀着他思考能力。

“怎么样,现在可以安静下来跟我们聊聊天了吧。”笑眯眯的阴险主谋者向尤利走过来,右手挑起他的下巴。不过尤利能给他的只有一个挑衅的笑容。
主谋者抬了抬眉角,问道:“你跟骑士团是什么关系。”
尤利朝他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笑道:“想从我这里问出答案,你们还早了一百年!”
“好好……我很欣赏你的这幅风范……”主谋者似乎彻底被尤利激怒了。尤利看见他的嘴角似乎有些抽搐,笑容也变得十分危险而恐怖。主谋者抹掉脸上的唾沫,转过身去说道:“不过你也别想能我会杀了你,你这样的脸蛋,要是被杀了,还真是可惜。”

“哈?”尤利有些费解,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对方会这样说。“本大爷可不是女的哟,脸这种东西怎样都好吧。”
主谋者冷笑了一声,对着他的两位手下说:“可以开始了,随便你们怎么玩。”末了顿了一声,加上了一句:“把大家都叫来吧。”


副手嘿嘿的笑了,他对着他的上级行了个礼,就向外走去,不过被主谋者给拦下来了。
“别着急,时间有得是,还有记得给他上点药,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想玩一个尸体吧。”
副手一脸恭敬的表情对主谋者点了点头,一路小跑着出了地牢。

主谋者让两个守门的家伙进来,将绑住尤利双手的链子从另一端解下来,然后将他的手反锁在身后。又将尤利的脚链解开,把他按倒在地上,双脚分开后将脚链固定在地面突起的锁扣上。
这时副手带着一群跃跃欲试的家伙们走了进来。
主谋者皱了皱眉,说道:“其他的人呢。”
副手赔罪的笑着:“那些人一听是男的就不愿意进来了,说什么自己不好这一口。”
这时人群里就有人喊道:“是那些家伙不懂行,明明男的比女的更让人欲罢不能!”
“好啦,大家别嚷嚷了。”副手阻止了手下们说话,然后看向主谋者,“老大,你看这……。”
于是主谋者说:“随便你们怎么玩,别弄死了就行。”然后他就走到角落里找了个凳子,坐下来,开始饶有兴致的盯着尤利看。

尤利面朝下的趴在冰冷的地上,伤口所带来的疼痛似乎愈演愈烈,他感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迷离,又觉得全身都在发冷。

他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挣扎着回头,看到了副手似乎准备往自己身上撒什么东西。
白色的粉末落在了他的伤口上,尤利瞬间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深入骨髓的疼痛。
伤药……是盐么!他咬住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代表妥协以及投降的声音。
随着副手一把一把的‘药粉’撒下,尤利也感受到了似乎一阵大于一阵的疼痛,左腿上的伤口也被撒了盐,而且比全身其他任何地方的盐的量都要多,尤利不由得因为疼痛感而全身抽搐起来。
可恶,我就只能这么坐以待毙了么!尤利内心这样想到,但是现实让他没法继续想下去,他感到背后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了上来,然后他就听到了布料被划开的声音。
不仅是背后的衣服,那人把他全身,包括贴身衣裤都一一划开,然后扯掉。这又造成了尤利的另一阵痛苦——撕扯掉紧紧贴在伤口上的布料的时候,让他刚刚有些平复的疼痛感再度被激发起来,让他不由得低低的哼了两声。



题目 : TALES OF传说系列
博客分类 : 游戏娱乐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FC2计数器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今の僕

あいす

Author:あいす
本命:提耶利亚

萌过的人会一直萌下去。
大部分西皮都可逆

喜欢的CP:

--ANIME
櫂トシキ/雀ヶ森レン(三和ダイシ、ガイヤール)
時縞ハルト/エルエルフ
ニル/ティエリア
狡噛/宜野座&槙島/宜野座
ゼハート/アセム
总士/一骑
桃矢/ユエ
星史郎/昴流
クロロ/クラピカ
ミロ/カミユ
アスラン/キラ

--GAME
スレイ/ミクリオ
アルヴィン/ジュウド
フレン/ユーリ
アシュ/ルーク
ユーリ/ルーク
マキナ/エイス
Sephiroth/Zack/Cloud
沈夜/谢衣

--VOCALOID
がくぽイド/カイト

--欧美
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会关注的声优:逢坂良太,鳥海浩輔,神谷浩史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江口拓也,梶裕贵,木村良平,代永翼,野岛健児,宫野真守,鈴木千尋
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入野自由,三木真一郎,緑川光,森川智之,羽多野渉,游佐浩二,石井真

3U支持中

乐团:永远的SOUNDHORIZON国民
THE BACK HORN
supercell
livetune
BUMP OF CHICKEN

歌手:ARAMARY 霜月はるか 石川智晶 葉月ゆら

动画:革命機ヴァルブレイヴ ガンダム00 PSYCHO-PASS ガンダムAGE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地球へ etc.

游戏:
日系
FF7CC FF13-2 FF零式
TOV TOA TOX TOZ期待中
逆转系列 雷顿系列
北欧女神传
sweet pool 水仙系列

国产
仙剑五 古剑二

pixiv
类别

连接

自家LOGO,不定时更换


陆玖

e酱
连接
管理者專用

BANGUMI♪
艾丝 的个人主页
留言板
最新文章
友達の回复
应援☆
『神様(仮)-カミサマカッコカリ-』 白華の檻 ~緋色の欠片4~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