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pass】空瓶 一 【狡宜】

穿过长长的走廊,前方就是执行官们平日所居住的房间。





宜野座曾无数次到访这里,他笔直的走向狡啮所在的居室,刷卡,打开房门。
外面的房间内并没有狡啮的踪影,宜野座推了一下眼镜,走向内间。
狡啮正躺在沙发上小憩,听见宜野座走进来的声音,他翻了个身,看向宜野座。

“有什么事吗?”他问到。
宜野座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
“……”他并没有回答狡啮的问题,只是沉默着看着墙上的照片。

大部分都是事件相关的照片,只有极少数的照片上才印着房间主人的面容,宜野座一下子就找到了那张狡啮和佐佐山的合照。他又看向了书桌,桌上放着一包烟。宜野座厌恶的皱了一下眉头,他很讨厌烟。因为烟这种东西,总会让他想起佐佐山。

“宜野,你怎么了?”狡啮没有听见宜野座回答他的问题,于是坐起身来。
宜野座此刻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他低着头,过长的刘海将脸部的大半都埋在了阴影之中。他有些烦躁,手指无意识的扯开了领带,又解开了两颗衬衣上的扣子。
狡啮也沉默着,他感觉自己的前搭档以及友人似乎有些地方和平常不一样。宜野座显得格外的浮躁,这种浮躁和他平日里迁怒于别人时的发火不太一样。狡啮想,一定是宜野座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被触碰到了。

偶尔宜野座会到他这里来坐一阵,狡啮知道,每次他来的时候都是他心情最不平静的时刻。他会在这里一言不发的坐上一阵,如果狡啮问他有什么事情,大部分的情况下他都会如实相告。

宜野座将眼镜往上推了一下,这样做会让他获得安全感,似乎戴着眼镜就能将自己与别人隔离开来,让别人无法看透他的内心。不过,狡啮仍旧能够清晰的看到,他那十分茫然的眼神。

“发生什么事了吗?”狡啮继续询问着。
可是宜野座依旧低头不语。
狡啮觉得这一次宜野座一定是遇上了什么特别动摇他的事,于是决定慢慢突破自己的友人。他起身拿了一瓶水,递给了宜野座。宜野座接过水,只喝了一口便将瓶盖盖上了,他站起来看着狡啮。

“什么事都没有。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回去。”
狡啮看着这样的宜野座感到有些焦急,他抓住了正要离开房间的宜野座的手腕。

“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没事!到底发生什么了?”狡啮盯着宜野座的双眼,试图从眼神中读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宜野座却极快地将自己的头侧开,他不想让狡啮看到自己的情绪,也害怕看到他的双眼。

那双如同猎犬一般锐利的眼睛,让他感觉十分不自在。这种不自在有着多方面的因素,其中一点,是因为那正是他喜欢的人的眼睛。
他想逃开那种注视,不过狡啮不给他机会,他紧紧地抓住宜野座的手腕,眼神也紧紧地锁住了宜野座。

沉默。
两人互相对峙着,互不让步。
房间里顿时凝固了。

狡啮一直看着宜野座,他注意到宜野座衬衣的扣子松开了两颗,领带只也是松松垮垮的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宜野座的锁骨清晰的展露在了他的眼前,他甚至感觉自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气味。
狡啮猛然抱住了宜野座,将他的双手反制在身后。

“在引诱猎犬吗?狗的鼻子可是很灵敏的。”
狡啮将宜野座压向资料柜,试图用最下流的语气在宜野座的耳边说这句话。
“放开我!”宜野座显得十分焦躁,他感觉自己心跳加速,两腿也因为紧张而有些发软。他想挣开狡啮的钳制,却发现这是只是徒劳。

狡啮身上的气息向宜野座涌了过来。在小憩之前,狡啮刚刚进行过一场日常练习,上半身仍旧保持着练习时的状态。
这对宜野座来说是致命的,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在被半裸着的狡啮抱住,甚至能够透过外套感受到狡啮的体温,而两人皮肤贴在一起的部分更是热的发烫。

宜野座有些眩晕,但是他的大脑并没有因此停止运转,他不停的思考着为什么自己会落入这步田地。他们刚刚入职这所公安局的时候,两人的体格相差并不多,不知从何时开始,狡啮的体格变得如此强壮了呢?
他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但却不想继续思考了,因为最终的答案只会让他更加的失落,更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无能。

“宜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听见狡啮在耳边说话的声音,可是他无法回答。不敢承认自己喜欢上了狡啮。
宜野座很害怕,他害怕被狡啮拒绝,害怕被狡啮嘲笑,害怕自己被伤害。他选择用最笨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明明只是一条猎犬,还想对饲主做什么愚蠢的行为吗!”宜野座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狡啮撞去。
狡啮深知曾经的同伴的习惯,知道自己刚刚正在触碰宜野座的底线,他松手,放开了被压制住的宜野座。
宜野座仔细整理了自己的衣领,他狠狠的瞪了狡啮一眼,走出房门。

狡啮注意到,他的手上一直拿着自己递给他的那瓶水。他走向书桌,点了一根烟。
要到什么时候,宜野才能对自己诚实一点呢?狡啮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



宜野座走出狡啮的房间。
走出来的时候,双手和双脚都还在不停的颤抖,他走到走廊上很少有人会出现的地方,顺着墙滑下来坐在了地上。
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自己的无能,他自我厌恶着,在这条没有人的走廊上平息着自己的情绪。他将眼镜推倒了一个适当的位置,眼镜的真实存在让他感觉到平静。
宜野座拿起手中的瓶子,他大口的喝着水。然后才意识到,这瓶水是狡啮递给他的。
“狡啮慎也……”他无意识的念出这个名字。

自己对狡啮抱有特殊感情这件事,到底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宜野座并不清楚,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狡啮所吸引,一直注视着他。
那么优秀的人,作为监视官来说,对事件的掌控能力也比自己高出一筹。在被他的炫目所吸引的同时,却发现自己思慕的对象已经和别人走在了一起。

他看着狡啮和佐佐山一起行动,看着狡啮因为佐佐山改变了许多。他和狡啮的关系很好,但是狡啮与佐佐山的关系似乎显得更好。

所以当佐佐山的事件发生之后,他几乎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
宜野座当然知道这不对,所以他把这种感觉和对狡啮的感情一起束之高阁,他想忘记这一切会诱发他pp指数升高的感情。
宜野座开始无视自己的感情,他用理性将自己的感情层层包裹住,他对待执行官的态度也变得比以前更加冷漠。

因为,狡啮慎也——他以前的搭档,随着佐佐山的死,也变成了执行官。
猎犬与饲主,不过如此而已,他反复的劝说着自己,让自己对这层关系深信不疑。他不能犯同样的错误,他不能,绝对不能变成潜在犯。
宜野座想争一口气,从以前开始就是,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输给了狡啮,他只是想赢狡啮一次。

这一口气让他支撑了三年,这三年,狡啮改变了许多许多,他开始抽烟,开始热衷于格斗技,并且不停的搜索着杀掉佐佐山的犯人的线索。
他只是看着。

宜野座开始无法理解狡啮的思想,这让他感到自己与狡啮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再说,原本宜野座就不能够理解犯罪者的想法,而且他也不想去理解。
他避免着自己与犯罪者的思维的接触,对于宜野座来说,最正确的那条路就是听从dominater的判断,举起枪,然后射击。

这一切都在前几天被打乱了。
宜野座深刻的意识到,狡啮是如何的执着于佐佐山的死。他再一次无法理解狡啮的感情,宜野座彻底混乱了。
早该知道,活着的人是永远比不上死去的那个人的。
宜野座不打算死,所以他永远也无法超过佐佐山在狡啮心中的分量——即使他们相处的时间,要比佐佐山和狡啮之间长了很多。

宜野座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整理好衣角。
空了的塑料水瓶仍旧捏在他的手上,宜野座走出执行官的宿舍,将手中的瓶子放入垃圾桶中。
如果感情也能够像塑料瓶一样轻易的丢掉就好了。他心想。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FC2计数器
日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今の僕

あいす

Author:あいす
本命:提耶利亚

萌过的人会一直萌下去。
大部分西皮都可逆

喜欢的CP:

--ANIME
櫂トシキ/雀ヶ森レン(三和ダイシ、ガイヤール)
時縞ハルト/エルエルフ
ニル/ティエリア
狡噛/宜野座&槙島/宜野座
ゼハート/アセム
总士/一骑
桃矢/ユエ
星史郎/昴流
クロロ/クラピカ
ミロ/カミユ
アスラン/キラ

--GAME
スレイ/ミクリオ
アルヴィン/ジュウド
フレン/ユーリ
アシュ/ルーク
ユーリ/ルーク
マキナ/エイス
Sephiroth/Zack/Cloud
沈夜/谢衣

--VOCALOID
がくぽイド/カイト

--欧美
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会关注的声优:逢坂良太,鳥海浩輔,神谷浩史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江口拓也,梶裕贵,木村良平,代永翼,野岛健児,宫野真守,鈴木千尋
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入野自由,三木真一郎,緑川光,森川智之,羽多野渉,游佐浩二,石井真

3U支持中

乐团:永远的SOUNDHORIZON国民
THE BACK HORN
supercell
livetune
BUMP OF CHICKEN

歌手:ARAMARY 霜月はるか 石川智晶 葉月ゆら

动画:革命機ヴァルブレイヴ ガンダム00 PSYCHO-PASS ガンダムAGE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地球へ etc.

游戏:
日系
FF7CC FF13-2 FF零式
TOV TOA TOX TOZ期待中
逆转系列 雷顿系列
北欧女神传
sweet pool 水仙系列

国产
仙剑五 古剑二

pixiv
类别

连接

自家LOGO,不定时更换


陆玖

e酱
连接
管理者專用

BANGUMI♪
艾丝 的个人主页
留言板
最新文章
友達の回复
应援☆
『神様(仮)-カミサマカッコカリ-』 白華の檻 ~緋色の欠片4~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