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pass】空瓶 十六【狡宜】

宜野座昏迷了过去。


犯人也发现他晕过去了,觉得十分无趣。他站了起来,决定再去拿一点特殊的药来使用。
刚刚他也往柱体上擦了别人给他的药,效果看起来还不错。他决定再去试一下别的种类的药品。
他放下手中的刀,走出房门。

他关上门,就只听见了‘嗡——’的一声。
然后他就永远的失去了意识。


狡啮放下了手中的dominator,他和征陆两人走到了门边,贴着门听着房内的动静。和他们一起来的其他人都在别的地方搜查中,之前为了联系到二科的监视官带他们过来可费了狡啮不少的功夫。本来一科也应该配置两名监视官的,可是自从狡啮降职为执行官之后,一科一直没能够补充进新的人。

狡啮对着征陆点了点头,他一脚踢开了大门。
眼前的景象不由得让他震住了。

躺在血泊中的宜野座,身体似乎已经被切成了残片。
那一瞬间他不由得想到了佐佐山的遗体。

佐佐山也是在遭受了这样的对待之后才死去的吗?
狡啮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扭曲了起来,宜野也会像佐佐山一样离开他吗?
他从没考虑过这件事,在他心里,宜野座永远都是那个不管自己跑到了哪里,最后都能够等自己回去,教训自己一顿,然后两人又可以一起去吃饭的,永远都不会抛弃他的存在。

“喂,狡!快过来!伸元没有死!”
征陆伸出手探了一下宜野座的气息,他回头看向狡啮,大声喝道。
狡啮却仍旧无法从自己的幻想中离开,他痛苦的站在那里。

征陆又跑到了狡啮的跟前,他抓住狡啮的领子,使劲的摇晃着他。
“狡!快醒醒!伸元还活着!快点去救他!”

狡啮这才清醒了过来。
是的……他现在应该做的是……

他和征陆两人又跑到了宜野座的身旁。狡啮此刻恢复了自己的注意力,他看到宜野座的双手中间都插着粗钉子,贸然拔出来有会有失血过多的风险。
他抬起头和征陆用眼神交流了一下,达成了共识。他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锤子,小心翼翼的将钉子从地板中拔出,却又留在了宜野座的手中。
接着他又捶断了铁链。

“狡……伸元他……”
狡啮随着征陆看向的方向看过去,他这才注意到宜野座的分身是肿胀着的。上面仍旧在滴落着液体。
室内静了下来,他听见了微弱的电机声。
狡啮赶紧走到了宜野座的腿部附近,蹲下。他茫然的拔出了仍在震动的那根柱体,血从那里流了出来。他狠狠地扔掉了手中的东西,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了宜野座的身上。

“我先送他回去!”狡啮抱住宜野座,站了起来。
“那我留下来和他们说明情况吧。”征陆说道,“嘛,放心,我知道该怎么说。”

狡啮点头,飞快的向押送车的方向跑去。他隐隐听见了征陆锤击墙壁的响声,和征陆一样,他自己也是懊悔的不行。
可是现在的他只能尽快赶回公安局的大楼,那里有最好的设施可以替宜野座治疗。

“狡啮……”
他听见宜野座微弱的声音。低下头,看见了宜野座的微笑。



自己已经来到了天国?
宜野座朦朦胧胧中看见了狡啮的脸。
这一定不是现实吧?狡啮是绝对不会来救自己的,所以他一定已经离开了人间吧。
宜野座看着眼前出现的狡啮,想到。

他似乎放下了一切,只是纯粹的高兴着。
狡啮,还能再看见狡啮的脸。
他笑了起来。
那是他从未让人看见过的,发自内心的,最真挚的笑容。



宜野座被从急救室里推出来之后,转眼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在这期间,噩梦似乎一直缠绕着他。他一直昏迷着,情况始终不见好转,就连PP指数也一直浮动在边缘地带。

现在的一科由于宜野座的离队,而暂时由二科的监视官带队。
狡啮仍旧需要工作,没法时时刻刻都陪在宜野座的身边,但只要在公安局里,他就会一直守在床边。看着被噩梦折磨着的宜野座的脸,他的情绪也变得不安。
宜野座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大半,就连被贯穿的双手,也已经开始结疤。

狡啮从没有看见他醒来的样子,虽然唐之杜告诉他,宜野座确实曾经醒来过,不过只要一睁开眼,就又会重新陷入昏迷之中。
或许正是如同那句话所说,身体上的伤口好的快,可内心的伤口却不容易好吧。

狡啮无从得知宜野座到底经历过怎样的精神上的折磨,也无法知道他现在到底做着怎样的噩梦。他只能坐在床边,听着仪器的滴滴声,看着袋中的葡萄糖水一滴一滴的落下。

他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或许是因为佐佐山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或许是因为自己执着于复仇……
当他拿到佐佐山遗留下来的调查资料的时候,他的眼中除了那个模糊的幻影——makishima以外,别无他物。
他的眼中又升腾起了怒火。

这一次事件,明显也是有人从中牵线的。
首先是犯人和出售装饰品的商店,在之前的调查中就曾经有一次因为商店和供货商的关系不够明确而陷入困境的状况。虽然后来通过相关的其他渠道最终还是找到了供货的源头,可是这里明显的存在疑点。

其次是从犯人所在的据点里,搜到的大量违禁药物。
这些显然都不可能是犯人自己准备的,一定有什么人,在其中牵线。
makishima……这次事件说不定也是他引起的。狡啮想到,然后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宜野座。

宜野……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之前在追踪宜野座的行踪时,一开始因为犯人留下的血迹,让他们很轻易的就找到了那间小屋。在小屋的里面,他们找到了一些违禁的兴奋剂,还有一些麻醉药和其他种类的在市场上并不流通的药品。
由于血迹消失在了小屋中,使得他们在寻找到大楼之前很是花费了一些时间。

最先寻找到犯人的走向的是狡啮,他尝试着搜索了一下宜野座所带的终端的信号源,意外的发现曾一度消失的信号,现在又能够被检索到了。
虽然他们是在路边找到的宜野座的终端,可是对于狡啮来说,这离找到最终的目的地又前进了一步。终端中记录了宜野座和犯人为数不多的对话的记录,还有他们曾经走过的路线的记录。
事实证明宜野座留下的这些记录确实很有用,狡啮先是通过犯人说的话,判断出他的目的地是一座大楼,接着又从移动路线和宜野座看似无意的对话中推断出了他们接下来大致的走向。

将这两点交汇之后,他们顺利的找到了犯人藏身的大楼。
令人高兴的一点是,大楼内并没有设置任何可以阻挠dominator与服务器连接的障碍源,因而他们的行动才会变得很顺利——除了他们没有料到,宜野座竟然会受到那样的对待。

狡啮将宜野座抱上车的时候是用自己的外套包裹着宜野的,可是就算如此,也无法完全遮住宜野座身上的全部伤口。
至少,秀星就看见了宜野座垂落的手上面钉着的,直径约有3cm的粗钉子。看到的那一瞬间,他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右手。
那真是看上去就好痛。


送走宜野座后,狡啮又一次返回到了现场。
Drone正在进行细致的搜索工作,狡啮先是询问了在场的监视官了解了一下搜索的情况,然后回头找到了征陆。

“宜野应该是被人下了药。”
狡啮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然后说道。
“那家伙,或许还不知道被下了药,一定一直都在谴责自己吧。”
“啊,确实是这样。”
征陆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说起来要是我那时候开枪了就好,他也不会遭受这么多伤害了。”

“我也是啊。”狡啮垂下了拿着烟的手,“只顾着自己逃跑,完全忘记了他身上还带着枷锁。”
征陆拍了拍狡啮的肩,说道:“现在我们能够做的事情,就只有期待伸元能够早点康复了。狡,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他笑了笑:“毕竟伸元也不愿意看到我吧。”
狡啮捏熄了手中的烟头,他低下头说道:“嗯,我来陪着他。”

然后狡啮也加入到了对大楼的搜查工作中。
最终他们缴获了大量的药品,还有之前碎尸案里残留着的被害者留下来的身份证件。
对于公安局来说,这个案子算是了解了。

但是对于狡啮来说,这仅仅只是加深了他对幕后黑手的痛恨之情而已。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FC2计数器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今の僕

あいす

Author:あいす
本命:提耶利亚

萌过的人会一直萌下去。
大部分西皮都可逆

喜欢的CP:

--ANIME
櫂トシキ/雀ヶ森レン(三和ダイシ、ガイヤール)
時縞ハルト/エルエルフ
ニル/ティエリア
狡噛/宜野座&槙島/宜野座
ゼハート/アセム
总士/一骑
桃矢/ユエ
星史郎/昴流
クロロ/クラピカ
ミロ/カミユ
アスラン/キラ

--GAME
スレイ/ミクリオ
アルヴィン/ジュウド
フレン/ユーリ
アシュ/ルーク
ユーリ/ルーク
マキナ/エイス
Sephiroth/Zack/Cloud
沈夜/谢衣

--VOCALOID
がくぽイド/カイト

--欧美
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会关注的声优:逢坂良太,鳥海浩輔,神谷浩史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江口拓也,梶裕贵,木村良平,代永翼,野岛健児,宫野真守,鈴木千尋
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入野自由,三木真一郎,緑川光,森川智之,羽多野渉,游佐浩二,石井真

3U支持中

乐团:永远的SOUNDHORIZON国民
THE BACK HORN
supercell
livetune
BUMP OF CHICKEN

歌手:ARAMARY 霜月はるか 石川智晶 葉月ゆら

动画:革命機ヴァルブレイヴ ガンダム00 PSYCHO-PASS ガンダムAGE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地球へ etc.

游戏:
日系
FF7CC FF13-2 FF零式
TOV TOA TOX TOZ期待中
逆转系列 雷顿系列
北欧女神传
sweet pool 水仙系列

国产
仙剑五 古剑二

pixiv
类别

连接

自家LOGO,不定时更换


陆玖

e酱
连接
管理者專用

BANGUMI♪
艾丝 的个人主页
留言板
最新文章
友達の回复
应援☆
『神様(仮)-カミサマカッコカリ-』 白華の檻 ~緋色の欠片4~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