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pass】空瓶 十八【狡宜】

那是场噩梦。

噩梦之后,仍旧是绵延不绝的噩梦。

除了那次事故,宜野座也回忆起了自己在那漫长的一个月里反复梦见的内容。虽然现在的自己可以轻易的嘲笑自己竟然会去幻想如此非现实的东西,可是他仍旧能够回忆起,自己是如何把它当做一场真实,在其中受尽痛楚。

他嘲笑了一声自己,从楼梯上站了起来。
或许失忆也是有好处的,至少自己现在得知真相,也不会觉得太过于受伤。毕竟这些已经是过去发生的事情了,被抽离的记忆虽然回到了自己的脑中,却因为时间的流逝显得过于不真实,仿若经历这些事情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其他的什么人。

宜野座的右手又开始隐隐作痛,他紧紧的握住手中的Dominator,抬头看了看上方。通往二楼的楼梯显得如此之漫长,他小心翼翼地贴着墙往上走着。
突然宜野座感觉到一阵窒息,仿若自己的脖子仍旧被链子拴住一般,链子的尽头则通往似乎看不到尽头的二楼走廊。

或许自己应该撤销刚刚的发言。

宜野座用左手摸着自己的脖子,努力平息着那种感觉。
果然那些记忆仍旧是存在于自己身上的事实,并不是凭空臆想的东西。他踏入了自己曾经遭受非人对待的场所,铭刻在身体上的痛楚正在不停的闪现在他现在的肉体之上。
他很清楚自己身上并没有任何的伤口。
可这仍旧不能止住他的身体回想起曾经痛楚过的记忆。

宜野座深吸了一口气,将所有的痛觉排除在了可以影响感情之外的地方。肉体是肉体的疼痛,意识是意识的存在,疼痛虽然在那里,但也仅仅只是在那里而已,无法再影响到他的冷静和清醒意识。

他再一次披上了完美的冷漠假面。

小心翼翼的登上了楼梯,宜野座发现二楼的格局已经与两年前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不一样了。环境上的改变也帮助他消除了肉体上多余的痛楚记忆,让宜野座能够集中所有的精神来面对眼前的状况。

二楼是一个迷宫。
宜野座小心翼翼的移动着,他环绕四周,看见不远处闪烁着一丝莹蓝色的光芒。
那是?

他靠过去,用Dominator扒动了一下躺在地上的蓝色荧光棒。
似乎不是陷阱。
虽然荧光棒这种东西出现在这里已经是十分的可疑,可因为室内极度的暗,宜野座也无法选择别的前进路线,他沿着荧光棒发出的光芒往前走着。

然后他抵达了一个空旷的房间。

月光静静的从玻璃里撒了下来,霉味和腐臭的气息传达到了他的鼻腔。
这是——或者说曾经是——被血染红的房间。
墙角挂着一截被砍断的铁链,地上残留着大量黑色的血迹。

宜野座紧握着Dominator来消除他的不安感,他围绕着大片血迹之外的地方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东西。
他站在窗前回头,眼睛紧紧的盯着那条断掉的铁链。
宜野座突然意识到,这里应该就是当初锁住他的那个房间。
疼痛似乎又开始在他的身上燃烧起来。

他并不记得到底是如何获救的了,唯一能够记得的是狡啮用十分不安的神情看着他画面,可是宜野座并不确定那究竟是现实还是幻觉,在一切资料都不能查明的现在,他只能带着各种不确定的记忆进行推测。
当他从自己的记忆和思考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惊觉已经走到了铁链的旁边,并且伸手拿起了那半截铁链。

糟糕!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陷阱,迅速的从原地跳开。轰鸣声响起,从地面以及墙壁中伸出了一些机械钳子。
虽然他闪避的十分及时,可仍旧被其中的一只钳子夹到了左脚的脚踝。钳子紧紧地扣住他的脚,如同螃蟹的前钳。血从裤脚中往外渗了出来,宜野座不得不坐在地上,试图掰开钳子。
而这只是无用功罢了。宜野座有些生自己气,他本可以避免被陷阱困住,可是他现在仍旧只能坐在这里想尽办法去挣脱敌人对他的控制。

Dominator显然不适合用于处理现在这种状况。宜野也曾一瞬间有过想把它拆掉用上面的金属片撬开钳子的冲动,最后看了看手中浑然一体的大家伙,发现拆开它似乎比他撬开钳子还要困难,于是放弃了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自己真的是傻了。宜野座嗤笑了自己一下,他叹了口气,观察着四周还有没有可以利用的东西。然后他看见了铁链的旁边躺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锤子,其中一边正好可以拿来撬开钳子。
宜野座正好处于铁链的反方向,他低头看了一下被困在的脚踝,试着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脚。

果然还是很痛的,他内心叹了一口气。不过此刻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干脆站起来,转了一个方向。裤腿被钳子尖锐的边缘划破,脚踝处的肉也被撕开。仔细的看一下,还可以见到血肉下面的白骨。
宜野座已经无心理会自己的伤口了,他只是看了看似乎已经血肉模糊的脚腕处,然后俯下身。

趴在地上,宜野座伸手试图抓住那根躺在地上的锤子,可是无论如何都差了那么一点。他想起了刚刚放在一旁的Dominator,或许加上了它的长度自己就能取到了。
今天这是想演示Dominator的一百种用法吗?宜野座想到,虽然很可惜的是Dominator并不能实现拆开这个功能。

他终于拿到了那个锤子。
撬开钳子的时候也是十分疼痛的,万幸的是宜野座最后还是脱离了钳制。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决定从另外的路线去寻找同样在这栋建筑物中的狡啮。左脚的伤口让他走路的姿态有些蹒跚,可是这并不能阻止他想尽快找到狡啮的想法,没有携带Dominator的狡啮在这栋大楼里,显得格外的不安全。




冷灰色的大厅之中,陈列着许多的显示器。
和一般的监控室不同,这间房间虽然看得出来其用途虽然也是监控室,可是整体的氛围却显得更为萧瑟……或许用萧瑟不太合适,大约是——
阴森?恐怖?苍白?
狡啮的脑海中一下无法浮现出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但是当他看见站在监视器前方的白色长发的男子后,发现整个房间里的氛围似乎焕然一新。

男子似乎注意到狡啮进入了这间房,他微微侧过头,眼神中带着一丝惊喜。他露出了一个颇有孩子气的笑容,就好像眼前站着的不是狡啮,而是一个带着包裹的圣诞老人。
他彻底转过身,微笑着看向狡啮。显示器单调的冷色光芒照射在了他的身上,似乎从他的背后发出了阵阵的光芒。

圣母、耶稣、加百列……狡啮的思维中一瞬间浮现出了这些字样,但是这都不准确。比起天上来的天使或者是神的使徒,狡啮觉得眼前的男人看上去似乎更像引诱人一步一步走向地狱的撒旦。可是他看上去却如此的纯净,仿佛世间的黑暗都不曾在他的身上体现。

他一步一步的走下阶梯,在阶梯旁边的一个操作台上停了下来。
“你正是狡啮慎也。”他开口说道,清冷的声音仿若吟诗一般。“初次见面,我叫做槙岛圣护。”

“槙岛……圣护。”
狡啮眯着眼睛看向槙岛,后者向他回以了一个看上去更加灿烂的笑容。

“对了,我差点忘记,还有见面礼要送给你呢。”他在操作台上按了几个按键,在狡啮的面前投影出了一个大屏幕。“希望你能够喜欢。”温柔到甜腻的语调,同样美好的话语,可是狡啮却觉得背后一阵恶寒。

屏幕中放出的是一段视频。
那正是狡啮所熟悉的面容。

视频中的两个人,狡啮都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其中一位是佐佐山执行官,另一位正是犯下‘标本事件’的凶手,藤间幸三郎。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FC2计数器
日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今の僕

あいす

Author:あいす
本命:提耶利亚

萌过的人会一直萌下去。
大部分西皮都可逆

喜欢的CP:

--ANIME
櫂トシキ/雀ヶ森レン(三和ダイシ、ガイヤール)
時縞ハルト/エルエルフ
ニル/ティエリア
狡噛/宜野座&槙島/宜野座
ゼハート/アセム
总士/一骑
桃矢/ユエ
星史郎/昴流
クロロ/クラピカ
ミロ/カミユ
アスラン/キラ

--GAME
スレイ/ミクリオ
アルヴィン/ジュウド
フレン/ユーリ
アシュ/ルーク
ユーリ/ルーク
マキナ/エイス
Sephiroth/Zack/Cloud
沈夜/谢衣

--VOCALOID
がくぽイド/カイト

--欧美
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会关注的声优:逢坂良太,鳥海浩輔,神谷浩史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江口拓也,梶裕贵,木村良平,代永翼,野岛健児,宫野真守,鈴木千尋
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入野自由,三木真一郎,緑川光,森川智之,羽多野渉,游佐浩二,石井真

3U支持中

乐团:永远的SOUNDHORIZON国民
THE BACK HORN
supercell
livetune
BUMP OF CHICKEN

歌手:ARAMARY 霜月はるか 石川智晶 葉月ゆら

动画:革命機ヴァルブレイヴ ガンダム00 PSYCHO-PASS ガンダムAGE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地球へ etc.

游戏:
日系
FF7CC FF13-2 FF零式
TOV TOA TOX TOZ期待中
逆转系列 雷顿系列
北欧女神传
sweet pool 水仙系列

国产
仙剑五 古剑二

pixiv
类别

连接

自家LOGO,不定时更换


陆玖

e酱
连接
管理者專用

BANGUMI♪
艾丝 的个人主页
留言板
最新文章
友達の回复
应援☆
『神様(仮)-カミサマカッコカリ-』 白華の檻 ~緋色の欠片4~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