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pass】空瓶 圣诞番外《断片》【狡宜】

“宜野,一会陪我出下门。”

宜野座抬起头,狡啮高大的身影挡住几乎全部的光线。他伸手抬了抬眼镜,说道:“怎么了,狡啮。”
“买东西。”狡啮答道,他俯下身趴在了宜野座的桌子上,“怎么样?陪我出去一下吧。”

宜野座底下头,查询着终端里的日程表。明天早上是他值班,但是今天他的书面工作已经完成的七七八八,陪着狡啮出去一下也不成问题。
“两个小时。”宜野座说道:“两个小时以内。”
“足够了。”
狡啮笑了笑,“谢了,宜野。回头再谢你。”然后一脸愉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桌前。
宜野座沉默的看着狡啮。
不知道狡啮要买什么东西,他心想,好久没看见他这么高兴的样子了。


总算到了下班的时间,宜野座将自己的办公桌收拾干净,顺便给桌上的盆栽浇了一点水。他放下手中的喷壶,抬头一看,发现办公室里已经没了人影。
狡啮那家伙,不是说好了晚上出门吗?宜野座有些生气,明明是他来求我陪他出去,结果到了下班的时间他自己却先走了。
他穿上外套,检查了一遍办公室的电源是否都关闭了,然后关掉电灯,走出大门伸手将其锁上。转过身准备走向停车场,却看见狡啮正站在走廊上抽着烟。
狡啮注意到宜野座已然准备离开,他将手中的烟塞进了旁边的垃圾箱里,走到了宜野座的面前。
“走?”
“我还以为你不去了。”
宜野座没有停下脚步,他走向通往停车场的电梯。
“怎么会,只是出来抽根烟而已。”
狡啮双手插在衣服口袋中,跟随着宜野座的步伐前进着。
宜野座用眼角瞟了一眼狡啮。
“你不穿外套吗?”
“很可惜,我唯一一件厚的外套已经在上次行动中被划坏了。”
这么说起来,好像是有这样一件事。
宜野座走进了电梯,伸手按了一下停车场所在的楼层。
“所以说今天你是去买外套的?”
“一半一半吧。”
狡啮回答道。
那另一半是什么?
不过宜野座并没有问出来,电梯迅速的抵达了大楼底层。他们乘上了宜野座平时所用的两人座的车,然后向商业中心的方向行驶而去。


“宜野,你饿了吗?”
狡啮转过身看着正开着车的宜野座问道:“我们先去吃个饭如何?”
宜野座瞟了一眼狡啮,又看了看车里的电子时钟,确实是应该晚饭的时间了。
“我倒是没问题,不过狡啮。我只答应了陪你两个小时的时间。”
他推了一下眼镜,看向前方的道路。今天的车不知为何总觉得比平时的多出很多。道路显得十分拥挤,车辆前进的速度也很慢。

“偶尔也放松一下吧,宜野。今天可是平安夜。”
平安夜?怪不得路上这么拥堵。
“不行,明天我早上还有班。”
宜野座看见前方的道路变得畅通了一些,连忙将车调整为正常的行驶速度。
“但是你也饿了吧?”
“送你回去后我自己再去吃就可以了。”
“可是我饿了,怎么办?”
宜野座皱着眉转过头看了一眼靠在椅背上的狡啮,十分不爽的叹了一口气。
“请速战速决。”
“那我们去这里吧。”
突然宜野座感觉到自己手中的方向盘失去了应有的功能,他检查了一下,发现车的行驶模式被换成了自动模式。
他带着点怒意的回过头,向狡啮质问道。
“狡啮,你……唔!”

湿热的舌头趁机从开合的嘴中溜了进来,故意挑逗着宜野座。舌尖浅浅滑过口腔,却不深入,也不和宜野座的舌头多做纠缠,只是轻舔着牙龈和嘴唇的四周。
“狡啮!”
宜野座一把推开狡啮,刚准备狠狠的指责一番狡啮,却又被对方封住了口。
“不……别……这样……唔唔…………”
他又试图和狡啮分开,可依旧以失败告终。

宜野座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体内的温度在狡啮封住他嘴唇的那一刻就急剧升高,心脏也跳个不停。他迫切地想渴求更多,可是狡啮偏偏又不再深入。

不由得主动伸出了自己的舌头,纠缠了上去,却似乎要被对方的灼热而烫伤,想要离去,可是对方的舌头已经追了过来,似乎在说“我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
想到这里宜野座不由得有些脸上发烧。虽然内心仍旧想着自己到底在自作多情个什么,可是狡啮强硬的态度也激起了他身体内最原始的渴望,他自身也忍不住想要触碰对方更多。

可是理智仍旧阻止了他进一步的行动。

用力将狡啮推回了他的座位上,宜野座拼命的在椅子上喘着气。
“狡啮……你……这是在大街上!”
“没问题的,宜野。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在干什么。”
狡啮笑着说道。

宜野座对狡啮的这种态度感到很不满,他将身体靠近狡啮,又一下怒气上来,忍不住抓住了狡啮的领带。
“你啊!我就是最看不惯……”
“目的地即将抵达,请做好下车的准备。”
宜野座被车内的系统提示音给打断,他只好吞下未说出口的那半句话,靠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生着闷气。他闭着眼睛将双手围在自己胸前,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生狡啮的气还是自己的气。

“宜野,下车了。”
狡啮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宜野座不耐烦的穿好大衣,打开门走下车。他看着狡啮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生气完全是在自己给自己找气受。
他叹了一口气,随着狡啮的脚步走进了餐厅。

餐厅里的氛围还算挺不错的。
可惜对于刚刚在车上经受了一次挫折的宜野座来说,气氛只能算是不太糟,他看着狡啮高兴地吃着桌上剩下的大量食物,自己却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你物痴勒吗?”(你不吃了吗?)
狡啮嘴中还含着正在咀嚼的肉,口齿不清的问道。
“已经吃饱了。”
宜野座推了一下眼镜,拿起一旁的饮料喝了一口。
“只吃这么点,晚上不会饿吗?”
狡啮吞下了口中的食物,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他伸手握住了宜野座放在桌子上的左手。

狡啮问道:“怎么了?生气了吗?”
生气了,很生气。
宜野座很想这样回答,可是他也知道这只是他自己的无理取闹,于是叹了一口气看向桌子上剩下的菜。
“你……怎么剩下的全是青菜?”
“因为肉比较好吃啊?”
“就算如此也应该注意一下摄取食物的均衡性吧?”宜野座教训道:“再说你自从变成执行官之后……”
之后?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他到底是想说什么了。
“宜野。”
狡啮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
“我吃饱了。我们先出去买一下外套吧。”
他有些茫然的随着狡啮站了起来,走出了餐厅。


平安夜的晚上,主城区里显得格外的喧嚣与繁华。
陪着狡啮逛完了一整个商场的宜野座,总算从呆滞的状态恢复了过来。
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戴上这条围巾的,只是它软软的,围在自己的脖子上十分的暖和。
狡啮刚刚让他等在这里,自己不知道跑去买什么了。宜野座站在一棵圣诞树的旁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总算有了‘这是平安夜啊’的实感。

从前他很少会在意这些节日,学生时代略过不提,就算是监视官时代,大家的聚会他也总是缺席的那一个。以前偶尔也会被狡啮和佐佐山硬拉去,可他本身并不是很喜欢人太多的场所。待在那种地方只会让他更加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永远都是一个人的这个事实。

一个温暖的物体突然贴到了自己的脸上。
宜野座往旁边退了一步,然后意识到那是一杯热咖啡。
“给你,等烦了吗?宜野。”
宜野座伸手接过了杯子,杯中的咖啡有些烫手,不过正好可以拿来驱走身体中的寒冷。
他瞧了瞧狡啮的手臂上,挂着好几个装着衣服的纸袋子。
“你买的东西可真有点多。”
狡啮喝着杯中的咖啡,只是朝着宜野座笑了笑。

“我们回去吧。”他说道。
宜野座这时才想起来看时间,他举起左手打开终端。时间已经迈向了11点,距离他所说的两个小时早已不知道超出了多久。
他关掉终端,严肃的对狡啮说:
“下次要是再超出我规定的时间,我就要扣你薪水了,狡啮。”

或许是因为累了,刚坐上车宜野座的双眼皮就开始打架。他干脆放弃了自己驾驶的想法,定好了回到公安局的路线,就靠在了座位上睡了过去。
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

这并不是他家里的床,似乎也不是在公安局内部。宜野座坐起身来,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好像一件衣服都没穿。
他连忙抓起了一旁的被子,将自己裹住。
“醒了吗?”
他回头看见狡啮站在床前,右手上拿着一个带着猫耳的发箍。左手的终端开着,上面似乎显示着什么图像。
“狡啮,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哪?”
宜野座质问道。

狡啮关掉了手中的终端,低下头靠近宜野座的耳边,用色情的声音说:
“这里?这里可是爱情宾馆哟?”
“爱情……宾馆?!”
宜野座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他想推开凑得太近的狡啮,双手却被对方捉住,无法进行有效的反击。
头上似乎被带了什么上去。宜野座想起刚刚狡啮手中拿着的猫耳发箍,一定就是那个!
想想就觉得把那玩意戴在自己的头上是多么羞耻,再加上被子摩擦着裸体的奇妙感觉,宜野座感觉自己的血液一下子冲到头顶。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现状,于是往后离开了狡啮一点距离,又迅速的将自己的门撞上了狡啮的。

“碰”的一声闷响,狡啮被撞了开来。他捂着额头看着同样因为疼痛而用双手捂着额头蜷缩在被子里的宜野座,一下子笑了出来。
“有……有什么好笑的!”
宜野座低着头,被被子捂住一半的嘴发出来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他看了一眼狡啮,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将全身都躲进了被子,又扯下头上的发箍扔了出去。
“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对方的目的性已经足够强烈,可说出的话也没法撤销,宜野座只好闷声等待狡啮对他问题的回答。
狡啮却没出声,他只是抓住被子,用力的将它掀开,然后扔在了地上。宜野座被突然而来的光线所刺激,于是用手挡住了灯光,从指缝间看着狡啮有些不开心的脸。

狡啮左手仍旧拿着那个发箍,趁对方有些恍神的时候又将它戴到了他头上。
“如果不好好戴着的话……宜野,我就把你现在的样子拍成照片发送给一科的所有人。”
“……。”
宜野座的右手停在了半空中,他低下头小声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狡啮给他的回答是一个轻轻的拥抱,还有一个甜蜜的吻。

“想看。”狡啮笑着说道,“你很适合这个。”
他又拿出了一个系着铃铛的红色缎带,放在手里轻轻摇晃了起来。
“自己带在脖子上。”
“绝对不带。”
宜野座反驳道,然后狠狠地瞪了狡啮一眼。

“那么照片被大家看到也没关系吗?”
狡啮选中了几张照片,展示给宜野座看。
那是他刚刚趁机拍到的,宜野座带着猫耳的裸体照片。
“唔!狡啮,快删掉!”
“删掉的话,你就会乖乖的听我的话么?”

宜野座闭上眼睛,低声说道:“我听就是了,你快点把照片都删掉!”
“那么就先把这个带上去。”
狡啮把手中的缎带放在了宜野座的手中,“带上去后,我就删掉。”
这个家伙!
宜野座恶狠狠的盯住一脸悠闲的看着他的狡啮,将缎带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因为缎带太短,他只打上了一个结,于是带子掉落在了地上。
“快点带好哟?不然我是不会删掉照片的。”
宜野座只好捡起落在地上的缎带,一狠心,在脖子上打了个死结。

“这样总行了吧?”宜野座盯着狡啮手腕上的终端,说道:“快点把照片删掉!”
显示出来的三张照片被删去,可是终端的显示屏上又跳出来了三张。
“狡啮!你……到底拍了多少张?!”
狡啮凑近了宜野座,一只手抬起了他的下巴。
“足够让你满足我所有的需求了。”
他轻轻地吻了一下宜野座的嘴唇,又移动到他的脖子,锁骨。然后他舔着宜野座的乳头,看到对方在自己的身下颤抖。然后他拿出了两个带着毛球的夹子,将其中一个夹在了被他舔到红肿的乳头之上。
“你在做什么?快拿下来……啊!”
狡啮轻轻弹了一下夹子,惹得宜野座不禁发出了一声甜美的喘息。

宜野座从来不知道这样的疼痛还能让他感受到快感,他抓住了狡啮的胳膊,眼眶也不禁湿润了起来。
这时,他另一边乳头也被对方吮吸,夹上了夹子。
宜野座很想把夹子都拿下来扔掉,可是狡啮手中的照片让他不敢这么做。他只好看向狡啮,请求他快点删掉后面的照片。

狡啮没有理会他的请求,他又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只毛茸茸的猫尾巴,尾巴的一头是细的带着许多凸起的塞子。他翻身上床,让宜野座趴在了他的身下。
他又要做什么?
宜野座忍不住去猜测。他看见狡啮从床头拿起了一瓶润滑剂,然后听见了他将润滑剂挤出来,并且涂抹的声音,接着就感觉自己的身下被一个凉飕飕的东西抵住。

不好的预感缠绕在他的心头。
“狡啮,你想做什么?”
“别害怕,放轻松一点。”
说着他插入了抵在穴口的猫尾巴。
细长的塞子很容易就滑了进去,宜野座感到自己的体内被插入了什么,他没有觉得特别的不适,只不过有些不安。
他伸出右手探了探自己的身后,却被狡啮一手抓住。手被强制握住了毛茸茸的东西,宜野座立刻意识到自己是握住了刚才的那根尾巴,他想把那个拔出来,可是狡啮的力量是如此强劲,他只能顺着狡啮的意思,慢慢的将塞子完全放进了自己的体内。

他用自己的手,将塞子插到了自己的身体中。
想到这一点,宜野座的脸不由得燃烧起来,他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耻。
但他的内心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塞子推进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快感。并不是特别强烈的快感,可让人有些为此沉迷。

他想用另外一只手把狡啮抓住他的手给移开,却又被狡啮给制住。狡啮俯下身,轻轻的在宜野座耳边吹了一口气,让身下的人不住的颤抖,然后说道:
“乖乖听话吧,终端里的照片还没删完。”
宜野座不由得又紧绷了身体,他感觉到狡啮松开了自己的右手,并且离开了自己身上。他很想拿出塞子,却不敢这么做,照片的存在始终威胁着他。

“从床上下来。”
狡啮站在床前命令道。
宜野座只好爬下床,体内的异物让他的双腿有些疲软。胸口的夹子也让他感到十分的疼痛而且酸痒,连系在脖子上的铃铛的声音都显得如此催情。总之,全身都不对劲了。
“不要看我。”
他低下头闭上眼睛,狡啮的目光让他全身都发热,使他不敢再看向狡啮。

狡啮温柔的将他抱住,带着他往前走了几步。走路的时候塞子也不断地在体内活动着,宜野座感觉自己似乎就要站不住了。
“睁开眼睛。”
他不敢睁开,但是狡啮此刻的命令他不得不服从。于是他看见了站在一面落地的镜子前的,浑身散发着能够挑拨任何一个人的情欲的气息的自己。
宜野座扭开头,又被狡啮掰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恨不得挖个坑把头给埋进去。

“很合适吧?”
他看见了自己头上黑色的耳朵,胸口带着毛的夹子,还有垂落在腿间的尾巴。
“一点也不合适。”
宜野座毫无说服力的说道。他说的话语传到自己的耳朵里,那声音是如此的淫荡,连自己的都无法否认。
“尾巴,好可爱。”
狡啮一边亲吻着他的后颈,一边抓住了尾巴放在他的身前。
“你这里也硬了呢。”
用尾巴轻轻的扫着宜野座已经抬起头的性器,狡啮说道:
“不要总是压抑自己,偶尔也对自己诚实一点吧。”
他轻抚着宜野座的脸,继续说道,
“承认自己喜欢被这样对待。”

“不喜欢。”
宜野座反射性的说出了反驳的话语,他不敢承认,害怕暴露出任何一点自己的内心。承认自己真实的想法这件事,让他觉得十分不安,所以他总是选择拒绝。

狡啮的目光变得深邃了起来,他放开手中的尾巴,往后退了几步。
“趴下。”他命令道,右手的食指放在了终端的上方。
宜野座神色僵硬的从镜子里看向身后的他,闭上眼睛趴在了地上。
“眼睛睁开看着镜子。屁股抬高,把腿分开一点。”
宜野座一一照办。
这是何等令人感到羞耻的场面,他简直想痛揍狡啮一顿,但他现在只能服从狡啮的安排,否则……

不敢去设想可能的后果,他只是静静的趴在地上。
狡啮轻轻的摇动着插在后面的尾巴,这种骚动让他感到体内开始发痒,里面好像也变得更加的空虚。
曾被数度被人抱过的身体,对这样的动作格外的敏感——虽然宜野座已经不记得这些过往,可是他的身体却好好的记下来了。

随即尾巴被粗鲁的抽了出来。
“你已经不能够被那么细的东西满足了吧?”
狡啮又拿起了另外一个黑色的大家伙,大约有婴儿拳头那么粗。狡啮把它的上面也涂满了润滑剂,抵在了他身后的入口处。
“这里有一个能够更加满足你的尾巴呢。”
“不,不要!放不进来的!”
宜野座颤抖着说道,他看着那个庞然大物,内心升起了三分惧意。
“狡啮,拜托你了,不要这样。”
“那么就承认你喜欢被我这样对待。”

所有的话语似乎都卡在了宜野座的喉咙间,他无法说出一个字,只能看着那个黑色的东西一点一点的进入他的体内。
“你在期待着这一刻吧?”狡啮说道,他俯下身摇动着宜野座胸口的夹子,脖子上的铃铛也断断续续地响着。
“如果真的讨厌的话,就算违背真心说出承认的话语,也会想办法阻止我的行动吧?你说,是不是?”

不是……
宜野座内心无力的反驳着,可是身体后面被入侵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那种感觉并不是是单纯的被侵犯,更多的是满足感。满足着他的身体,满足着他的内心。

狡啮并没有把东西全部插进去,而只是在入口处,反复的抽插着。宜野座开始觉得体内更加的空虚,他迫切的想被完全填满,想被完全的侵犯。
“再……”他终于抵抗不住诱惑,开口请求道:“再深一点。”
“什么再深一点?”
他犹豫了一下,小小声的说道:“棒子……再……插深一点。”

狡啮将按摩棒稍微推进去了一点,又问道:“像这样?”
“再……再……”
宜野座低声啜泣起来,他的理智逐渐开始崩溃,体内迫切的渴望着安慰。可是狡啮偏偏不随他的心愿,只是浅浅的又插入了少许。
焦躁感强烈的折磨着他的神经,他终于决定彻底顺从于自己的欲望。

“喜欢……我喜欢被这样对待……狡啮……快点……全部插进来……啊!”
话音未落,狡啮就将手中的按摩棒狠狠的插入了宜野座的内部,他来回抽动着棒子,突然感觉到宜野座强烈的颤抖了一下。
“啊……不要……不要碰那里……”
就是这里了。狡啮用手中的东西不停的攻击着那一点,让宜野座不停的啜泣着,请求他更多。
“啊……啊……快一点,再……唔……啊啊……”
宜野座的身体也随着按摩棒而扭动起来,他感觉自己快要进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让他感到害怕。

“狡啮……停下来……好可怕……啊啊……不要了……不要了啊……啊!!”
最后一下的冲击让他攀升到了顶峰,大量的白色浊液从他的分身里喷射而出,染湿了地毯。
他瘫软在地,取出按摩棒之后的穴口随着他的呼吸一开一合,粘稠的润滑剂从入口处流到了大腿上。宜野座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是多么的诱人犯罪,这样子让狡啮再也无法忍下去,他抱起宜野座,回到床上,然后脱掉了自己全部的衣服。

狡啮让宜野座面对面跪在了他的身上,他扶着宜野座的腰,让他缓缓的坐下。
刚刚的行为让宜野座的后穴变得十分容易进入,他的分身毫无障碍的插进了宜野座的体内。
“好烫……”
宜野座靠在他的身上,轻轻喘息着,双手也紧紧地抱住了狡啮的肩膀,。

“宜野,自己能动吗?”
“嗯。”
他颤抖着腿,抬起了自己的腰,然后被狡啮狠狠的按了下去。
“啊啊!狡啮……不要这样!太……”
宜野座蜷缩着身体,他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刚刚的那一击给夺走,现在他再也无法用双腿撑起自己的体重,全身都倒在了狡啮的身上。

狡啮亲上了宜野座的嘴唇,这次是激烈的吻。他翻身,让宜野座躺在了床上。
胸口的乳夹被狡啮拨动,原本已经麻痹的乳头又重新感受到了疼痛和快感,宜野座忍着就要冲口而出的呻吟声,看着狡啮不停地玩弄自己的上半身,不由得将腿紧紧的缠上了他的腰。
“别玩了……”他说道,“快点……唔!”
狡啮将腰往前方狠狠的顶了一下,低下头问道:“像这样吗?”
“别……唔!!啊啊……”
受到强烈刺激的宜野座,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床单。
“抓住我,宜野。”
狡啮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他让宜野座紧紧抓住自己的肩,低头吻上宜野座。
他温柔地用舌头缠绕着宜野座的唇,身下却加快了动作。
嘴被封住的宜野座不禁发出了闷哼声,一边将自己的腿更加紧的缠绕住狡啮的腰,一边主动地纠缠着狡啮的舌头。唾沫从他的嘴边滑下落在胸前,在暧昧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淫靡。
“呼呼……不行……我不行了……狡啮……”
宜野座抱住狡啮的脖子,把他和自己分开了一些距离。
快要呼吸不能了,自己的身体也快要……
“宜野……我也……”
狡啮加快了进攻的速度,两人的呼吸渐渐重合在一起。宜野座脖子上的铃铛也不停的响着,自己真的
“呜……我要……要去了……啊啊啊!!”
宜野座不禁失声叫了出来,精液飞散到他的胸口。高潮带来的痉挛也让他不禁缩紧了后穴,使得狡啮也在一瞬间到达了顶点。

看着宜野座高潮之后动人的表情,狡啮忍不住又吻上了他的嘴唇。身下的人已经无力做出太多的回应,他只是温柔地安抚着对方,直到宜野座放松了身体。

“照片……”宜野座小声说道:“照片,不许留着。”
“知道了,一会就删掉,你累了吗?”狡啮亲吻了他的额头,“要不要睡一会?”
宜野座却露出了略微不满的表情,他取下了乳夹和发箍扔到了地上,又想取下脖子上的铃铛。可惜他当时打了个死结,这时怎么都无法解开了。
“狡啮,快帮我拿下来!”
他带着点怒气地对狡啮说道,“都是因为你……”
在这一瞬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渐渐转为平静。

“怎么了宜野?我来帮你解开吧。”狡啮让宜野座翻过了身,他解着被打上死结的缎带,看着宜野座将自己的脸闷在了枕头里。
“什么也没有……”


只是回忆起了不该想起的往事而已……

一周后,宜野座再次被送往了治疗室。
这种强硬地手段,或许狡啮这辈子都不会再使用了,但是他仍旧留着那个时候的照片。照片上宜野座的睡颜,仍旧能够在他因为噩梦而醒来的时候,慰藉着他的心。
他有时也会想,如果自己不曾给宜野座服下药物,现在会是怎样的呢?

那已经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他应该做的事,是查清事件的真相,给佐佐山和已然忘记自己曾经遭遇过怎样伤痛的宜野座一个交代。
虽然对于宜野座来说,这将是一个更为痛苦的过程。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FC2计数器
日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今の僕

あいす

Author:あいす
本命:提耶利亚

萌过的人会一直萌下去。
大部分西皮都可逆

喜欢的CP:

--ANIME
櫂トシキ/雀ヶ森レン(三和ダイシ、ガイヤール)
時縞ハルト/エルエルフ
ニル/ティエリア
狡噛/宜野座&槙島/宜野座
ゼハート/アセム
总士/一骑
桃矢/ユエ
星史郎/昴流
クロロ/クラピカ
ミロ/カミユ
アスラン/キラ

--GAME
スレイ/ミクリオ
アルヴィン/ジュウド
フレン/ユーリ
アシュ/ルーク
ユーリ/ルーク
マキナ/エイス
Sephiroth/Zack/Cloud
沈夜/谢衣

--VOCALOID
がくぽイド/カイト

--欧美
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会关注的声优:逢坂良太,鳥海浩輔,神谷浩史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江口拓也,梶裕贵,木村良平,代永翼,野岛健児,宫野真守,鈴木千尋
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入野自由,三木真一郎,緑川光,森川智之,羽多野渉,游佐浩二,石井真

3U支持中

乐团:永远的SOUNDHORIZON国民
THE BACK HORN
supercell
livetune
BUMP OF CHICKEN

歌手:ARAMARY 霜月はるか 石川智晶 葉月ゆら

动画:革命機ヴァルブレイヴ ガンダム00 PSYCHO-PASS ガンダムAGE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地球へ etc.

游戏:
日系
FF7CC FF13-2 FF零式
TOV TOA TOX TOZ期待中
逆转系列 雷顿系列
北欧女神传
sweet pool 水仙系列

国产
仙剑五 古剑二

pixiv
类别

连接

自家LOGO,不定时更换


陆玖

e酱
连接
管理者專用

BANGUMI♪
艾丝 的个人主页
留言板
最新文章
友達の回复
应援☆
『神様(仮)-カミサマカッコカリ-』 白華の檻 ~緋色の欠片4~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