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pass】空瓶 二十三【狡宜】

  严重受伤的左肩传来阵阵刺痛,脚踝上的伤口也因为正在愈合的关系而让宜野座感到十分瘙痒难忍,他想伸手抚摸伤口处,却因为右臂产生的疼痛感而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已经是宜野座待在治疗室的第五天,槙岛的尸体被他们在楼下发现,女性被杀死的案件也因为第一现场被找到而破案,犯人正是他那天用Dominator消除的其中一人。
  
  现在他正躺在病床上检查着自己被包扎起来的伤口,刚刚医疗用Drone才进来为他换了一次纱布和绷带,并且涂上了能够加速伤口愈合的药。
  此时伤口的疼痛感逐渐转化成了痒的感觉,宜野座因此感到十分的不适。他扭动着身体坐了起来,按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用以缓解因长时间卧床而有些发晕的大脑。
  
  他想下地散步,左脚却因为被包扎起来的关系不能灵活的活动,房内也没有放置任何能够帮助他行走的工具。宜野座只好坐在床边的护栏上,看向窗外。
  
  治疗室位于公安局大楼比较高楼层的地方,从窗户看出去,有种俯瞰大地的感觉。此时正是白天,并不能像晚上一样看见那么丰富的全息投影。在阳光的照射下,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井然有序,不愧是西比拉系统管制下的世界。
  
  宜野座看着外面,脑袋里不由得开始整理起自己纷乱的记忆。佐佐山的死,狡啮的回归,那件事,装饰品事件,人质事件……最近的几次杀人案,和槙岛的对峙……
  他不由得想起当狡啮离开时想起的那件事。
  
  ……可是那件事的错并不在狡啮的身上,他不停的这样劝说着自己。但当时自己的无助与绝望,自回忆起的那天开始,就不停的盘旋在宜野座的脑海中。虽然理智对他说,那件事,不是狡啮的错。
  因此那天他仍旧追了上去,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他都不能在最后的关头缺席。
  
  “唰——”
  房间的门向两侧滑了开来,宜野座被开门的声音从思考中惊醒,回头看向了门口。穿着一身病号服的狡啮正站在那里,他走了进来,在宜野座的面前停住了脚步。
  
  “有事?”
  宜野座低着头,问道。
  “要出去散散步吗?你一个人出门有点困难吧?”
  狡啮说道。
  在看了自己受伤的脚一眼之后,宜野座抬起头了看向狡啮。
  “怎么样?”
  狡啮笑着问道,那是能让人想起三年前的他的笑容。他似乎已经放下了重担,不再执着于找到真凶或者是复仇这样的事情上了——毕竟槙岛已经死去。
  
  “只要我能够自己走路。”
  “好好……那这个怎么样?”
  狡啮不知在一旁的操作台上按了什么键,只听见‘哔哔’的两声,随后一台Drone从门外带着一包不知道什么东西进来了。
  他伸手拿过那一包物品,打开外面的包装。
  
  “这是什么东西,狡啮?”
  “啊,用了你就知道了。”
  他安装好金属制成的架子,将其固定在了宜野座的腿上,支架正好撑起了他受伤的脚踝。宜野座扶着床边站了起来,试着走动了几步。
  
  “这样就可以了吧?那我们去你最喜欢的天台散步?”
  “!什么时候成了我最喜欢的天台了!”宜野座不由得反驳道。
  “不对吗?”
  狡啮笑着反问道。
  “……随便你。”
  宜野座推了推眼镜,转身走出了房间。
  狡啮看着他的背影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由于使用了辅助装置的关系,宜野座走的很慢。不过这确实能够让他不借助别人的力量在地上行走。
  “这里居然还有这样的设备?”
  就在快到达天台的时候,宜野座看着自己的左脚上的装置,忍不住向狡啮询问道。
  “经常来到医疗楼层这边来的关系吧,自然就知道了?”
  狡啮说着,推开了天台的大门。两人走到天台的边上,风吹拂着宜野座额前的刘海,遮住了他大半的视线。
  
  宜野座低着头,刚刚狡啮的话语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过于频繁的治疗记录。
  “是因为我吗?这两年,我经常昏迷的关系……”
  宜野座转过头看向狡啮。
  “我并不是脑部受损才失去记忆的。对吗,狡啮?”
  “宜野……”狡啮沉默了。
  
  看见狡啮这样的态度,宜野座不禁气上心头。
  “你还想瞒到什么时候?”
  他注视着狡啮的双眼,质问道,
  “就是因为你总是像这样擅自做主张才会……!”宜野座说到最后不禁吼了出来。
  
  狡啮低下头沉默了一会,两人之间的空间似乎在这一刻冻结住了。他复而又抬起头,抱住了身旁的宜野座,低声说道:
  “之前一直欺骗你,对不起。”
  “一个对不起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宜野座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把自己的脸埋在了狡啮的肩头。
  
  “是药,我让你服用了一种可以暂时失忆的药物。”
  狡啮的声音平静且沉稳,他告诉了宜野座,在宜野座第一次昏迷了一个月之后他是如何决定给其使用药物的。只是他瞒去了宜野座对他说的那两句话,如果让对方知道自己曾经对狡啮说过那样的话语,一定会让宜野心怀内疚的吧。他这样想到。
  
  “后来呢?为什么我后来会那么频繁的昏迷,狡啮?”
  宜野静静的听完狡啮对于起因的解释后,这样问道。黑发的执行官却只是笑笑,抬起他的头索取了一个吻。
  “一个吻换一次解释,怎么样?”
  “别开玩笑了!”
  宜野座推开狡啮,略有些生气的样子,脸上却微微泛着红。
  “我错了,我错了。”狡啮笑着搂过宜野座的腰,“不要那么认真嘛。”
  
  “那就好好的跟我说清楚,后面是怎么回事!”
  宜野座抓住狡啮的手从自己身上挪开,扭开脸,看向了另一边。
  
  狡啮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也将自己的视线从宜野座身上挪了开来,看向前方的建筑群。
  “后面发生的事……全部理解成是我犯下的错误也可以。”他眯起双眼,努力寻找着合适的说法将事情全部解释给宜野座听。
  “真的对不起,宜野。以前一直不知道你的想法,总会在无意中伤害到你……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关系,以及药物带来的副作用,你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太稳定,总是昏迷过去而无法醒来。”
  狡啮叹了口气,他看向宜野座,宜野座正看着他。
  “还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那就是佐佐山……”他看着宜野座的眼睛颤抖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和他之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硬要说的话,更像是兄弟吧。他教会了我许多事情,我也很敬重他——虽然他的做法有时候确实显得过于简单粗暴——可是都是很有效。你也知道,他并不算坏人,至少他不应该以那样的方法死去。”
  “我确实一直执着于他的死,但是这并不是我想找到槙岛并且将他绳之于法的全部原因。”他伸手抚上宜野座的脸,说道:“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我想保护身边的人。尤其是想要保护你。”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FC2计数器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今の僕

あいす

Author:あいす
本命:提耶利亚

萌过的人会一直萌下去。
大部分西皮都可逆

喜欢的CP:

--ANIME
櫂トシキ/雀ヶ森レン(三和ダイシ、ガイヤール)
時縞ハルト/エルエルフ
ニル/ティエリア
狡噛/宜野座&槙島/宜野座
ゼハート/アセム
总士/一骑
桃矢/ユエ
星史郎/昴流
クロロ/クラピカ
ミロ/カミユ
アスラン/キラ

--GAME
スレイ/ミクリオ
アルヴィン/ジュウド
フレン/ユーリ
アシュ/ルーク
ユーリ/ルーク
マキナ/エイス
Sephiroth/Zack/Cloud
沈夜/谢衣

--VOCALOID
がくぽイド/カイト

--欧美
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会关注的声优:逢坂良太,鳥海浩輔,神谷浩史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江口拓也,梶裕贵,木村良平,代永翼,野岛健児,宫野真守,鈴木千尋
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入野自由,三木真一郎,緑川光,森川智之,羽多野渉,游佐浩二,石井真

3U支持中

乐团:永远的SOUNDHORIZON国民
THE BACK HORN
supercell
livetune
BUMP OF CHICKEN

歌手:ARAMARY 霜月はるか 石川智晶 葉月ゆら

动画:革命機ヴァルブレイヴ ガンダム00 PSYCHO-PASS ガンダムAGE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地球へ etc.

游戏:
日系
FF7CC FF13-2 FF零式
TOV TOA TOX TOZ期待中
逆转系列 雷顿系列
北欧女神传
sweet pool 水仙系列

国产
仙剑五 古剑二

pixiv
类别

连接

自家LOGO,不定时更换


陆玖

e酱
连接
管理者專用

BANGUMI♪
艾丝 的个人主页
留言板
最新文章
友達の回复
应援☆
『神様(仮)-カミサマカッコカリ-』 白華の檻 ~緋色の欠片4~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