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pass】空瓶番外二 纷乱【狡宜】

  
  2110 05月xx日
  
  从昏睡中醒来,宜野座挣扎着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伸手向左手上的终端探去,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终端早已在之前的事故中被压碎。
  整理了一下纷乱的记忆,宜野座叹了一口气。是了,现在他正躺在一栋大楼的废墟之下。
  
  伸手触摸了一下身边的两台Drone,发现虽然承受了如此强大的冲击,Drone的系统仍旧能够够勉强运作——要不是这两台Drone在自己身边,恐怕自己早就被压成肉饼了吧——宜野座这样想到。接着他启动了程序,微弱的光线从Drone之中射出。借着这光线,终于能够看见自己的双手——已是染满了鲜血。
  此刻宜野座才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都传来了疼痛感,只是腰部的疼痛感更加剧烈一些。伸手摸了一下,周围满是粘稠的液体。
  
  再不止血的话……
  混沌的脑中,此刻,这一个意念强烈的存在了起来。
  
  宜野座艰难的转过身,操控Drone将其腹部装满了急救用品的抽匣弹了出来。然后摸索着取出了必须的用品,微型光源、消毒液、纱布。
  按下了光源的开关,宜野座总算能够看清楚这黑色的狭小空间里的状况了。不过现在的他无心打量四周,止血才是首要的任务。
  拔开消毒液的盖子,他小心翼翼的将药品淋在了伤口的上面。左腰上的伤口传来了剧痛,宜野座皱着眉头,鼻中发出了闷哼声。不过这样的疼痛反倒能够让人变得更加清醒,刚才昏迷之后意识中的混沌已经消散,大脑的机能开始通常运转。
  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宜野座松了一口气,最致命的危险已经解决了,剩下只需要思考如何从这个该死的地方出去就可以了。
  
  仔细查询了一下Drone现在还能使用的机能,宜野座了解到他左方的Drone已经彻底报废——毕竟有一根钢筋混凝土所制的横梁从中间贯穿了Drone的腹部,这跟横梁也是造成宜野座腹部受伤的罪魁祸首。
  而另一台Drone,也就是刚才取出过药品的那台,也受损不小,系统只能说是勉强运转,只能做一些本地的简单操控,已然无法进行与外部程序的直接沟通了。当然这是操作系统受损而已,Drone本身搭载的GPS是否受损,宜野座就不得而知了。
  而就算GPS没有受损,宜野座也知道等待救援队将他救出也是一件十分漫长的过程。
  所幸的是宜野座还能够查询到此刻的时间,16时57分,看来是没有昏倒太久。他还记得自己站在此地等待着押送车抵达之时,自己因为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而频繁地看着终端上的时间。最后一眼是16时16分,印象深刻。
  
  远处传来了爆炸声,大地也随之震动了起来。碎石块不停的从缝隙中砸到了宜野座的身上,他不得不用手臂挡住石块朝向面部的攻击。而没有注意到,一块带着钢筋的碎尸已然松动,从上方滑落,贯穿了他的腹部。
  
  2112 12月27日
  
  
  宜野座不禁叫喊了出来,他抓住自己的胸口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刚刚的只不过是梦境。
  
  不……那也是现实。
  他平复着呼吸,从床边的桌子上拿了一杯水灌了下去。
  
  那是比‘人质事件’更早的回忆了。
  那一天他接到了出警通知,一个人先到达了现场,却被不明的爆炸袭击。整栋楼都因此而倒塌,他被埋在废墟下,在狭小的空间中等待着救援。
  事后他才知道就在他到达现场之后不久,市内就发生了不明原因的交通瘫痪,押送车也因此在半路堵塞。
  执行官们也被这大塞车堵的心急火燎的,想起联系宜野座的时候才发现通讯故障,最后是问过唐之杜才了解到,现场居然在十分钟之前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故。
  没有监视官陪同的执行官是无法随意外出的——也就是说他们没法离开押送车一步。虽然已经请求了本部对现场的救援,不过救援是否也会像他们一样堵塞在路中就不知道了。
  好在虽然他们很晚才抵达目的地,但是救援的工作还比较顺利,当日晚些时候就顺利救出了宜野座。
  
  不管当时是如何经历的一场灾难,总之,宜野座是一点也不想回忆起这件事。一个人困在黑漆漆的地方等着救援真是比被别人折磨还要令人不适的回忆。
  
  从病床上下来,宜野座活动了一下他的双腿。前几天还难以行动的左脚如今已是基本康复,再过两日他就可以出院了。
  和他同时住进病房的狡啮因为伤势较轻,在几天前就已出院。如今每天只有他一个人待在病房里,这似乎也让使用药物的后遗症来的更加迅猛。接连几天整晚的噩梦让他感到有些疲惫不堪。
  眼前又浮现出了刚刚的那一幕。宜野座闭上眼睛让自己不再多想,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不由得的嘲笑自己还真是多灾多难,难道真是像六合塚说的那样,自己平时太不积口德的关系吗?
  不过这也可谓是自己的一大欠缺之处吧。宜野座自己对这点还是抱有某种程度上的自觉的,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经常受到这些上天加诸给他的灾难,也是算是一种自作自受。
  早已过了抱怨老天对他不公平的年纪,既然总喜欢这么刁难我,那就随便你刁难吧。我也有自己的坚持,心中的那一道支柱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动摇的东西。
  
  走出房门,宜野座走到了隔壁治疗间的门前站定。这是前几天狡啮住的那一间病房,现在已经无人居住了。
  自动门缓缓向两侧滑开,宜野座走了进去。
  
  是同自己病房正好相反的摆设。
  狡啮还在住院治疗的期间,宜野座从未踏入过狡啮的这间治疗室。要说理由倒是很清楚,自己不敢主动走向狡啮,只是这样而已。
  所谓的害羞。
  其实只是习惯了别人主动靠过来而已吧。
  宜野座这样想到,自己是不是太过于被动了?一味的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即使之前他与狡啮之间说了那样的话……
  
  “我还以为怎么了,原来你在这里啊,宜野。”
  房间门打开,狡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怎么在这间房里站着,难道说是想我了吗?”
  “谁会……”
  不加思索地从嘴中蹦出否认之语,却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收回去了。可不能继续这样了,宜野座想到,于是皱了皱眉,低下头,小声道:“嗯……是。”
  
  对方没有回应。
  “怎么了……刚才只是……”本以为狡啮会笑话他或是羞辱他,却没有得到任何回音,想着难道自己的真心话吓到对方了吗,宜野座抬起了头,立即被夺走了说话的能力。
  
  似乎要将宜野座融在自己身体里一样,狡啮紧紧抱着对方的头,想要更多,更多,再深入一点的交流。彼此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激烈地搅拌着。
  火苗迅速蔓延至全身,战栗着,每一次与对手的交锋都让身体变得更加兴奋。
  “狡……”
  染上了情欲的声音低声唤道,是与平时的冷澈不同的略带沙哑的甜美,就如同冰沙一般。而声音的主人却仍是低垂着眼帘,目光也故意从狡啮的身上移开。浅绿色的病号服下隐约露着纤细的锁骨,狡啮忍不住吻了上去,双手也从衣服下面潜了进去,仔细的抚摸着对方光滑而白皙的皮肤。
  
  两人倒在了病床上。宜野座衣服上带子被解开,长长的下摆如同散乱的和服一般散开,露出了他的身体。
  “……在这里做会被人看见的。”宜野座将头扭到一边,膝盖也向内缩拢,想躲开狡啮的目光,以及墙角上的监视器。
  
  “怎么?怕被人看见吗?”
  狡啮阻止了宜野座收拢双腿,又拦住了宜野座想要挡住自己眼睛的双臂,让他全身都暴露在了光线之下。
  “快住手……你这个混蛋!”
  “但是,这样看你的身体真的很美啊……”
  “真啰嗦!”
  宜野座微红着脸,眉头却皱了起来。他突然抓住了狡啮双臂,反向一使力,将对方和自己对调了一个位置。视角的突然变换让狡啮觉得有些惊讶,他注视着俯视着他的宜野座,挑起嘴角。
  
  “你今天好像特别主动啊?”
  “……都说你太啰嗦了。”
  说着宜野座俯身吻住了狡啮,封住了对方的嘴唇。双手伸向狡啮领口,不耐烦的扯开了松松地挂在那的领带,又把衬衫的下摆从裤子里抽出来,一颗颗的解开了上面的扣子。接着解开了皮带,拉下拉链,最终让狡啮也变得同自己一样的赤裸。
  即使同为男性,宜野座也无法在如此光亮的地方直视对方的肉体。这是一种惯性,他一向习惯了隐藏自己的真心,所以在看见挑起自己心中之渴望的东西时,会不由自主的将头扭开。不过现在他想试着正视对方,于是拼命的控制着自己看向狡啮。
  
  这样的宜野座过于可爱,狡啮忍不住想逗一逗他。于是将自己的双手背在脑后,半闭着双眼说道:“如果想要的话,就自己动手吧。”
  宜野座被他的话挑起了怒气,他露出了一个冷笑,对狡啮回到:
  “你是在小看我吗?”说着他俯下身,抓住了对方半勃起的阴茎含进嘴里。只是进出了两下,就让嘴中的分量增加了不少。
  宜野座的动作十分生疏,毕竟他以前从未这样做过。可是这样的生疏在现在狡啮看来也是极为想珍惜的。
  这样认真的,纯粹的人。
  
  
  思绪不由得飘向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
  自己的狂暴,不理智,将别人的关心当作刻意的邀请,将自己的情感发泄在别人身上。是自己亲手将更多的痛苦刻在他身上。失去了佐佐山,也失去了唯一的同伴的他才应该是最痛苦的那一方,不是吗?可是自己当时却毫无知觉,只是侵犯了对方。
  想必他也回想起那一段过往了吧,却从不见他提起任何关于过去的事情。
  
  
  感觉到自己的分身进入了一个更加干涩而狭小的空间,狡啮回过神来。宜野座正小心翼翼的坐下,即使刚刚用手指扩张过,长久未曾使用过的地方也还是难以进入,疼痛感更是不必多提。
  “需要润滑的话,我的口袋里就有。”
  “不用了!”
  说着宜野座就咬着嘴唇,强硬地坐了下来,喘了几口气,抬起腰缓慢地抽插了起来。渐渐体内适应了这种行为,快感升腾了起来。
  “意外地做的还不错嘛……唔……”
  “再怎么说……呼……我也是快30岁的人了……”
  狡啮对宜野座的这番话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坐起来伸手托过对方的脸,交换了一个吻。
  
  “你啊……真是和学生时代一样,一点都没变呢。”
  怎么会,自己明明比以前更加阴暗而小人。宜野座想。似乎看穿了对方的想法一般,狡啮抱住了他身上的人,猛然的开始冲刺。
  “……唔嗯……”声音被压抑着。
  “呼……不要忍着,叫我狡,宜野。”
  “……”
  宜野座却低着头咬住了嘴唇。狡,真是久违的称呼。
  
  “……说不出口吗?还是在嫌我不够激烈?”巨大的物体一下子从身体里抽出,又迅速的贯穿到深处。
  “嗯……啊啊!”
  如同电流一般的酥麻之感沿着脊柱升至大脑,强烈地冲击让身体瘫软了下来,跪在床上的双腿也开始颤抖。狡啮又加快了速度,席卷而来的快感让宜野座的脑中只剩下断片一般的思考回路。
  
  “宜野……叫我狡。”
  “……啊啊……狡……”
  无力思考的宜野座只是重复着狡啮所说的话。此时两人的理智皆已所生无几,只是互相索取着,想着再多一点……再深入一点。
  他们像是要将彼此融为一体一般的交合着,直至筋疲力尽。
  
  
  “被Drone清洗全身的感觉如何?宜野。”
  第二天值班结束后,狡啮来到宜野座的病房笑着问道。
  宜野座将脸转向另一边,伸手扶了下眼镜。皱着眉头说道:“下一次不许你再射在里面了!你以为安全套是做什么用的?再做的时候一定要带好!”
  “啧,这种小事就不要计较了嘛!”看见宜野座那仿若可以杀人的表情之后,狡啮闭上一只眼睛道:“好好……那作为交换,出院后要陪我做个三天三夜!”
  
  “快闭嘴!你这个混蛋潜在犯!有本事你给我试试看被Drone清洗体内啊!!”
  宜野座的咆哮响彻在室内,并且通过监视器传到了偷窥的唐之杜那里。
  
  “咳咳……”正在吸烟的唐之杜不由得被呛到,连忙将烟放到一边大笑了起来。
  刚走进综合分析室的六合塚不由得问到,怎么回事?
  唐之杜笑着摆了摆手。
  
  “真是一对白痴情侣啊!”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FC2计数器
日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今の僕

あいす

Author:あいす
本命:提耶利亚

萌过的人会一直萌下去。
大部分西皮都可逆

喜欢的CP:

--ANIME
櫂トシキ/雀ヶ森レン(三和ダイシ、ガイヤール)
時縞ハルト/エルエルフ
ニル/ティエリア
狡噛/宜野座&槙島/宜野座
ゼハート/アセム
总士/一骑
桃矢/ユエ
星史郎/昴流
クロロ/クラピカ
ミロ/カミユ
アスラン/キラ

--GAME
スレイ/ミクリオ
アルヴィン/ジュウド
フレン/ユーリ
アシュ/ルーク
ユーリ/ルーク
マキナ/エイス
Sephiroth/Zack/Cloud
沈夜/谢衣

--VOCALOID
がくぽイド/カイト

--欧美
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会关注的声优:逢坂良太,鳥海浩輔,神谷浩史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江口拓也,梶裕贵,木村良平,代永翼,野岛健児,宫野真守,鈴木千尋
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入野自由,三木真一郎,緑川光,森川智之,羽多野渉,游佐浩二,石井真

3U支持中

乐团:永远的SOUNDHORIZON国民
THE BACK HORN
supercell
livetune
BUMP OF CHICKEN

歌手:ARAMARY 霜月はるか 石川智晶 葉月ゆら

动画:革命機ヴァルブレイヴ ガンダム00 PSYCHO-PASS ガンダムAGE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地球へ etc.

游戏:
日系
FF7CC FF13-2 FF零式
TOV TOA TOX TOZ期待中
逆转系列 雷顿系列
北欧女神传
sweet pool 水仙系列

国产
仙剑五 古剑二

pixiv
类别

连接

自家LOGO,不定时更换


陆玖

e酱
连接
管理者專用

BANGUMI♪
艾丝 的个人主页
留言板
最新文章
友達の回复
应援☆
『神様(仮)-カミサマカッコカリ-』 白華の檻 ~緋色の欠片4~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