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pass】空瓶番外三 新年【狡宜】


  2112 12月31日


  
  等到宜野座出院,已经是临近新年了。
  
  年前的最后一天,宜野座仍旧在公安局的大楼里值班。
  本来今天是排到的常守的班,不过宜野座因为受伤住院的关系请了很久的假,所以主动把新年这几天的班都接了过来。反正自己也不存在所谓的家了,何不让常守回家和自己的父母多聚一会呢。他这样想到,然后用比平时柔和的多的语调让常守不用在意自己,放心的休假就好。
  所以这几天排到一科头上的班都是宜野座在值,这让滕都觉得有些无聊。
  “诶?怎么还是你值班啊宜野先生——小朱呢?”
  “回老家过年去了。怎么,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不不不,只是奇怪而已啦。”
  滕挥挥手,解释到。
  
  “怎么了滕?想常守了吗?”狡啮从门口走过来,拍了拍滕的肩膀。
  “狡哥!一会下班了出去玩吧,今天可是除夕夜啊!”
  滕转过身,兴奋的看向了狡啮。
  “好啊,不过……这个可得问我们的饲主了。是不是,宜野?”
  他走到了宜野座的桌前,将手肘搁在了桌上,一脸兴奋地看着正在整理资料的监视官。后者抬起头推了推眼镜,看着眼前狡啮的大脸,略带莫名的回答道:“你在说什么?”
  “所以说——下午下班后陪我们出去玩吧?”
  “为什么要出去?”
  “今天可是除夕!宜野,你就当是老友出门聚一聚好了?”
  “谁和你是老友了……”
  “那是恋人?”
  “……你这家伙。”
  
  宜野座有点经受不住狡啮的攻势,砸了一下嘴,回答道:“知道了,一会就带你们出去,不过不要玩的太晚了!”
  “唔啊啊啊宜野先生你太棒了!”
  滕不禁兴奋的对着宜野座喊道,他又转身向狡啮询问道:“狡哥,既然一会能出去,那我们去哪玩呢?游乐场?商业中心?还是狡哥知道更有意思的地方?”
  “这个嘛……”
  “狡啮,现在还是上班时间,不要讨论和工作无关的事情了。”
  “好,好,知道啦,宜野。”
  狡啮回头看了看滕,对方也看了过来,两人不由得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宜野座冷冰冰的话语插了进来。两人连忙捂住嘴,可仍旧止不住自己嘴边的笑意。
  
  这时宜野座手上的终端响了起来。
  “唐之杜,什么事?”
  “有事件呢,详细资料我一会发给你……不过这次的事件有点复杂呢。”
  “是吗?先把资料给我们看看吧。”
  “了解~”
  得到了唐之杜的答复之后,宜野座关掉了通信,改成使用桌面上的电脑,通过公安局的内部网络接收了唐之杜发来的资料。
  “又来?明明是新年的说,过年都不让人安生吗那些可恶的家伙!”
  滕忍不住抱怨道。
  “嘛,越是过节的时候就越容易放松警惕,各种各样的心怀叵测的人才会趁机出来大闹一番的吧。”
  狡啮说着将双手抬起撑在脑后,“快点把事件解决了,我们也能有更多的时间去玩了。”
  “说的也是呢。”滕应和道。
  “宜野先生……这次的事件,又是在哪啊?”
  
  宜野座检查了一下电脑里收到的关于这次事件的相关资料,让滕关掉了电灯,自己则把资料投影在身后的大屏幕上。
  “这次事件发生在附近的商店街,疑似恶作剧犯。一整条街上的店铺都被喷漆涂上了各种各样奇怪的花纹,包括店外的全息投影也都被人篡改了图案。这些不提……有些店铺还被人在门上做了一些手脚,比如这个……”
  宜野座点选了其中的一张照片,是商店街其中一家店铺门口外地面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形状奇怪的石头,石头的下面是斑斑血迹。
  “Drone到达现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情况,似乎是开店门的时候从店门上方掉下来的石头砸伤了店主。伤者已被送往医院,没有生命危险。同一条街上也有好几个店铺似乎也被放置了同样的石头,Drone现在正在现场进行清理作业,我们也赶快出发吧。”
  
  “好好——狡哥,我们走吧?”滕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来今天是玩不成啦,真扫兴呢……”
  “是啊,不过抱怨也没用了,赶紧去押送车那里吧。”
  狡啮也站起来走向了门口。
  
  “等等你们,要去哪里?”宜野座突然出声叫住了他们。
  “诶?不是要出去吗?”
  滕惊讶的说道。
  “从昨晚开始外面就下着大雪,交通滞留现象过于严重。反正案发地点不远,我们用步行过去吧。”
  宜野座说道。
  
  “大雪?步行?宜野先生——这是真的吗?!”
  “你没看天气预报?”
  “从来不看那种玩意!”
  “午饭的时候也没注意吗?”
  “午饭我是在自己房间吃的,那里又看不见外面什么样子!”
  宜野座关掉屏幕和桌上的电脑站了起来,抬手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
  “总之你现在知道了,快披上外套准备出门。”
  “了解!!”
  滕一脸兴奋的回答道。
  
  
  三个人走出了公安局的大楼,只见门外银装素裹,行人也不多见。宜野座拢了拢自己身上大衣的领子,将脖子缩在了衣服之下。
  狡啮跟在宜野座身后,双手插在了外套的口袋中,若有所思的盯着宜野座的背影。
  “唔啊!真的在下大雪啊!”
  滕走在后面,兴奋地看着被大雪覆盖的城市。
  
  他们往目的地走了一会,忽然滕叫住了宜野座。
  “宜野先生!稍微转过来一下好吗?”
  “有什么事?!”
  宜野座皱着眉头不假思索地转过身,一个白色的雪球迎面而来,砸在了他的额头上。
  “噗。”
  一旁的狡啮笑了出来,在看到宜野座如杀人一般的目光之后,他赶紧咳嗽了两声,转过头偷偷地笑着。
  “滕!现在是执行任务中!”
  拍掉了脑门上的雪球,宜野座的额头上青筋直冒,这家伙……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啊……宜野,你别这么生气……滕毕竟难得见到一次雪。”
  狡啮笑着劝说宜野座,他轻轻的扫去宜野座头发上剩余的雪块。
  “啪。”
  滕的第二次攻击命中了狡啮的脑后,冰冷的雪块顺着脖子滑到了衣领里,让狡啮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连忙把雪从身上清走。
  这次轮到宜野座忍着笑了。狡啮本来想好好教训一下滕,可是看了一眼憋着笑容的宜野座,只是出言警告了一下对方。
  “滕,好好执行任务,不要玩了!”
  “好好……知道啦……”
  滕不满的嘟囔着:“真没意思,简直就是一对笨蛋情侣嘛。”
  “你在说什……”
  “好啦好啦,不要跟这么斤斤计较了,宜野。”
  
  狡啮打断宜野座的话,并且搂过对方的肩膀,用以阻止事态的恶化。
  而宜野座则动作流畅的甩开了他的手臂,往前走了几步,转身走进了左手边的巷子中。狡啮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却在走进巷子的时候被一个正在疾奔的人给撞到。对方撞到了狡啮,后退了几步像是要摔倒了,狡啮赶紧扶了她一把。
  “啊,真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别在意。”
  撞到狡啮身上的是一个披着长斗篷的女人,斗篷把她的脸遮的严严实实。她不住的道歉,在得到狡啮的回答之后才继续往前跑去。狡啮看着她左转消失,然后滕走了过来。
  “狡哥,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大事,被人撞到了而已。”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
  宜野座冰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狡啮随即应和着跟了上去。滕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被脚边的一个颜色鲜艳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他弯下腰将那个东西捡了起来。
  那是一个彩色的魔方,魔方上面画着不同的花纹。滕转了两下,从魔方的内部发出了光线,透过花纹照在了滕的手上。
  这东西,有点意思呢。滕想到,这时宜野座又回头用严厉的语气叫了他几声,滕把魔方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小跑着跟上了前面的两人。
  
  
  “这些就是Drone收集回来的所有石头了。”
  宜野座和狡啮看着面前堆在一起的几十个奇形怪状的石头,把手抚上了额头。
  之前他们检查了门上的花纹和被入侵过的店面外的全息投影,几乎是完全一致的。唯有这些石头的样子比较奇怪,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共同点。
  宜野座蹲在了狡啮的身旁用手扒了几下石头堆,皱褶眉头问:
  “这些石头……和犯人有什么关联吗?”
  “不觉得这些石头造型似乎有什么含义吗?”
  “哈?这些长得跟猴子差不多的玩意会有什么深层含义吗?”
  宜野座站起身挑眉说道。
  “嗯?猴子……”狡啮翻转着手上拿着的石头,突然顿住了。
  “宜野,说不定还真就是猴子了……你看这个的形象,不就是只猴子吗!”
  “哈?”
  宜野座伸手扶了下眼镜,低下头看着狡啮举起来的那块石头。
  “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像。”宜野座说道,他抬起头,准备询问滕的意见。
  
  “滕!你……你在干什么?!”
  “宜野先生……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我在玩魔方啊!”
  “现在是执行任务中!要玩等回去了以后再玩!”
  “啊啊马上就要转好了!让我转过来……快看,这不是就完成了吗!”
  滕将完成的魔方拿在手上转了两下,这让宜野座心中的火气不由得变得更大。他走到了滕的面前,准备抢走魔方。可突然魔方里发出了光,一下子晃花了他的眼。
  “怎么回事……这个。”
  宜野座连忙用手遮住了光线。
  “这个,转的时候就会发出光哦?”
  被两人之间的骚动打断了思路的狡啮回过头看向他们,立即被滕手上的魔方吸引了注意力。他站起来走到了滕的跟前。
  “滕,把你手上的魔方给我看看!”
  “诶?给你。”
  
  这是……
  狡啮眯起了眼睛看着滕递给他的发着光的魔方,复而抬起头问道:“这个是从哪里来的?”
  “是在刚刚你撞到的人的地方捡到的……狡哥,难道有什么问题?”
  狡啮笑了一下说道:“我找到抓到犯人的线索了。”
  他向唐之杜发出了通话请求,从终端里响起了对方慵懒的声音。
  “找我有什么事吗?”
  “帮我查一下,这次被恶作剧了的店铺的老板,家中是不是都有小孩?”
  “哈?”
  “总之是事件所需的线索,先帮我查查吧!”
  “稍等片刻呢……”
  终端的另一边传来了打字的声音。
  “有哦,这几家店铺的老板家里都是有小孩的……最小的6岁,最大的12岁,都在一家小学上学。”
  “从这里到小学的路上,有没有酒吧或者俱乐部?”
  “嗯,有一家酒吧,地图资料这就给你……话说你查这个做什么?”
  “犯人说不定就在那里呢,谢啦志恩!”
  切断通信,狡啮抬起头向看着他的两个人说道:“先去酒吧,如果有疑问的话,待会儿我再解释!”
  
  
  挂着“非营业”标牌的酒吧大门外,狡啮将自己的耳朵贴上去听了听动静,里面确实有说话的声音。由于门锁的不紧,连开门用的Drone都没用上,狡啮一脚就踹开了大门。
  “这里是公安局刑事课,请不要轻举妄动,将双手抱在脑后蹲在地上,复述一遍,请不要轻举妄动,将双手抱在脑后蹲在地上!”
  随着三人的闯入,房间里传来了小孩子惊慌的叫声。
  宜野座一边举着Dominator扫过前方的众人,一边打量着屋内。里面是黑色的一片,从房屋中央转动的魔方里发出的几束光线,是屋里唯一的光源。
  孩子们缩在了室内小隔间的一角。狡啮却没有关注他们,他的目光锁定在了站立在房间深处的意味有些年纪的女性身上。
  
  “我等并未被这世间所弃,诸神将庇佑他最忠实的信者!”她颤抖着大声吟诵道,双手紧紧搂住了站在她左右的两个孩子。
  她的身后还站着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同年长的女性一样,皆身着长袍样式如同上个世纪的修道士,只是下摆处绣着许多独特的花纹;胸前所佩戴的也并非十字架,而是一个奇怪的雕饰,样式和之前从店铺处搜集到的石头有些类似。听见这句话后,他们似乎冷静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嘴中念念有词。
  年长的女性所抱着的其中一个男孩,在她的怀中用平静的眼神看着门口的入侵者。宜野座用手中的Dominator指向女人的时候,判定总是归在了这个男孩的身上。数值173,已是远远的超出范围的指数了。在他犹豫着是否对这么小的孩子开枪的时候,碰的一声,站在他右前方的滕已经开枪击中的小孩。在孩子瘫软倒地之时,狡啮也趁机击倒了年长的女性。
  
  孩子们开始惊慌了,有些机灵点的男孩开始往外逃窜,宜野座指挥着Drone守住了门口,随即又瞄准了几个最不安分的小孩,数值刚刚在标准线之上,连忙将他们击倒在地。
  哭声响了起来,但除了哭声之外室内确实一片沉寂。
  两个年轻人想趁机从后门逃走,狡啮和滕注意到了这点早就锁定了他们。站的离后门远一些的男人为了自己逃走,拉扯过了门口旁准备跑走的年轻女人,用她挡住了麻醉攻击,自己却利用这个机会冲向门外。
  只是他刚迈出一步就发现,自己的另一只脚无法移动了,低头才看见原来是倒下的女人抓住了他的脚腕,连忙用力从她的手中抽出。可为时已晚,致命的蓝色光线已经抵达至他的身前,将他的上半身化为了血与肉的混合物。
  
  目睹了这样的场面,屋内的许多小孩开始呕吐。意识到主要的犯人皆已落网,刑事课的三人总算松了一口气,宜野座也联络了相关的负责人,开始进行现场的清扫和仔细勘察。
  
  
  “你怎么知道有人在这个酒吧里集会?这和伤人的犯人有什么联系吗?”
  收拾现场的时候,宜野座不禁询问道。狡啮笑了笑拿出了放在屋子正中央的那个魔方,对宜野座说道:“就是这个让我知道的。”
  “诶?这不是我捡回来的,之前撞到你的那个女人掉下来的魔方吗?”滕凑过来,好奇的问道。
  “不,你捡到的那个在这里。”说着狡啮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魔方。
  “真的诶!那我捡到的那个,就是那个女人掉下来的吗?”滕指了指躺在一旁昏迷中的年轻女性。
  “这个也不是呢。”狡啮笑了笑将两个魔方放在桌子上,伸手拿起了搭在椅子上的一块布,那是一件带着帽子的风衣。
  “我之前被那个人撞到了不是吗,那时我就觉得有些违和感。用斗篷将自己的面部遮住,明明不是用很快的速度撞到我,却一下子失去平衡到快摔倒的程度。伸手扶住对方的时候也是觉得有些奇怪,现在再想想,果然是手臂太过于纤细了。”
  狡啮说着顿了一下,然后看着仍旧带着疑惑的目光的宜野座说:
  “所以说,斗篷下的不是女人,是两个叠在一起的孩子。”
  “那你怎么知道是在酒吧里的?”
  “既然知道了斗篷下是小孩,当然要思考一下为什么小孩要扮成这个样子,首先自然是要隐去自己的相貌,再一个就是扮成大人的样子。这就意味着他们要出入一些平时不会有小孩出没的场所……比如俱乐部,比如酒吧。”
  “其实能够收获到这样的成果也是在我的预料之外的……宗教团体吗……”
  “说邪教也不为过吧。”
  滕拿起桌上的魔方,往上扔着玩了几下,魔方中又射出了一道道的光线。
  “说起来,狡哥你是怎么知道这魔方和案子有关系的?”
  “看看墙壁吧。”狡啮说着又从终端中调出了之前拍摄的石头的照片。
  “很像吧?”
  从魔方中射出的光映照在墙上,宜野座和滕仔细的看了一下,魔方的每个面映射出来的图案都不一样。正好和之前在商店街找到的石头的样子所类似。
  
  了解清楚了所有推断的过程,宜野座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三个人抓紧时间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走出酒吧。此刻已经是夜间,雪似乎也比来的时候下的更大了,他们便也按照来时的方法,向公安局的方向走了出去。
  街边早已弥漫着浓重的过年的气息,一路上行人极少,宜野座不由得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和父母一起过年的场景。
  只可惜那些已经是过去。
  
  突然感觉到自己脑后被一个冰冷的物体砸中,宜野座连忙伸手探去,不出意料的是一个雪球。他回过头准备口头上教训一下不乖的猎犬们,可是下一个雪球也砸到了他的脸上。
  “你们!!!”
  抹掉了脸上残留的雪,宜野座不由得暴怒。对于已经失去控制力的猎犬来说任何说辞都没有用了,他一边用胳膊挡着从狡啮方向飞来的雪球,一边抓了一把雪向黑色的猎犬扔过去,雪球顺利的击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呜哇!宜野,没想到你扔的还挺准的!”狡啮像狗狗一样摇了下头,将雪抖开。
  眼见狡啮中弹,滕也趁机将准备好的雪球发射过去,接连命中了后脑和背部。
  “滕……”
  “抱歉抱歉,准星歪了!”
  
  三人像小孩子一样混战了一会,这时传来了钟声,十下。
  滕停止了攻击,他看着不远处立着的大钟,说道:“哎,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征陆老爹那里喝酒吧。”
  “好啊,宜野你呢?”
  
  狡啮走至宜野座的身旁问道,后者愣了一下,低下头。
  扶了扶眼镜,宜野座略带笑意的说道:“嗯,偶尔去一次也不错。”
  “那晚上就睡在我那里了?”狡啮低下头,从背后抱住了宜野座。
  “这……这是当然的事吧!”
  黑发的监视官不由得脸红,说话也结巴了起来。
  
  “喂喂,那边的小情侣!!快点回去啦!不然就到明天了喂!!”
  滕站在远处挥手喊道。
  
  “走吧。”
  狡啮牵起了对方的手。
  
  “嗯。”
  宜野座这样回答道。他低头看着落在自己手中的雪,感受着从另一只手上传来的温度。
  或许,真正的幸福还是会降临在他身上的吧。
  
  名为自己的这只空瓶,正在被某个人渐渐灌满。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FC2计数器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今の僕

あいす

Author:あいす
本命:提耶利亚

萌过的人会一直萌下去。
大部分西皮都可逆

喜欢的CP:

--ANIME
櫂トシキ/雀ヶ森レン(三和ダイシ、ガイヤール)
時縞ハルト/エルエルフ
ニル/ティエリア
狡噛/宜野座&槙島/宜野座
ゼハート/アセム
总士/一骑
桃矢/ユエ
星史郎/昴流
クロロ/クラピカ
ミロ/カミユ
アスラン/キラ

--GAME
スレイ/ミクリオ
アルヴィン/ジュウド
フレン/ユーリ
アシュ/ルーク
ユーリ/ルーク
マキナ/エイス
Sephiroth/Zack/Cloud
沈夜/谢衣

--VOCALOID
がくぽイド/カイト

--欧美
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会关注的声优:逢坂良太,鳥海浩輔,神谷浩史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江口拓也,梶裕贵,木村良平,代永翼,野岛健児,宫野真守,鈴木千尋
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入野自由,三木真一郎,緑川光,森川智之,羽多野渉,游佐浩二,石井真

3U支持中

乐团:永远的SOUNDHORIZON国民
THE BACK HORN
supercell
livetune
BUMP OF CHICKEN

歌手:ARAMARY 霜月はるか 石川智晶 葉月ゆら

动画:革命機ヴァルブレイヴ ガンダム00 PSYCHO-PASS ガンダムAGE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地球へ etc.

游戏:
日系
FF7CC FF13-2 FF零式
TOV TOA TOX TOZ期待中
逆转系列 雷顿系列
北欧女神传
sweet pool 水仙系列

国产
仙剑五 古剑二

pixiv
类别

连接

自家LOGO,不定时更换


陆玖

e酱
连接
管理者專用

BANGUMI♪
艾丝 的个人主页
留言板
最新文章
友達の回复
应援☆
『神様(仮)-カミサマカッコカリ-』 白華の檻 ~緋色の欠片4~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