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奇谭二】曾记当初 一、二【沈初/沈谢】

(一)
    
  今日不知已是他作为初七的第几个夜晚。
  

  
  他的屋子,没有窗户,只有头顶的一扇小门。白日里,门缝中总会洒下一丝光芒,夜间光芒转暗,而深夜时则无光。
  
  初七这样确定着时辰,渡过着最初的许许多多个年头。
  
  沈夜是这件屋子的唯一一位访客,但是他十分忙碌,造访的时刻甚是有限。初七便在屋子里一边重复地做着他交代过的事情,一边有些无趣地想着他下一次何时来到。
  一个人待着,难免会觉得有些孤寂,虽然这些时日以来初七已然习惯了这样的日复一日,仍是难免会想见到自他记忆的尽头起唯一出现过的那一个人。
  
  外面的那一丝光线幽幽暗去,木门被人打开。熟悉的气息传来,初七停下了正在做的事,连忙对着来人行礼。
  对方坐在了房间里的椅子上,看了初七一会儿。
  “初七,褪去衣物。”
  他突兀的说道,初七一时未能反应过来,此前沈夜并未有过这样的命令。
  “初七,将你自己身上的衣物褪去。”
  
  沈夜十分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刚刚的指令,初七终于明白他的授意,虽说略有疑惑,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迅速的回复了指令。
  他一边低下头遵命,一边开始动手脱去了自己身上所着。
  
  这副身体虽说因为练剑而伤痕不少,而心脏处更是有着一个巨大的疤痕。有时候他也会想,这样的伤痕是怎么得来的,不过多思无益,也便随他去了。
  “脱完了便去床上待命。”
  初七遵从着对方的命令,走去里间。
  
  只听见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沈夜便也进来。他让初七撑在床边,自己手中则拿着一瓶药膏,一丝清香弥漫屋内。
  
  “本座念及你是初次,所以亲自为你示范,你自当留意,日后自行准备妥当。”
  沈夜俯下身在初七耳边低语道,初七只觉得从未被人如此接近,撑着的手有些发软。
  
  他回头看向对方,只见沈夜从瓶中取了些许药膏,向他的后|xue探了过去。
  被对方手指入侵的感觉十分奇妙,药膏本身有些清凉,抹上内壁后,只让初七觉得体|nei的手指之炽热。
  
  沈夜的手指骨节突出,皮肤也略有些粗糙,只是轻微的摩擦,就能让初七的体|nei产生很强烈的反应。不仅仅是疼而已,异样的感觉使初七短暂失控,不由得轻喘起来。
  
  “啊、主……主人?”
  初七的双手已无法支撑自己的体重,上身一倾倒在了床上。但是他却咬着自己的嘴唇,尽量不发出任何会引起沈夜不适的声音。
  “哼……”
  沈夜笑了一声,似是觉得初七的反应过于有趣。他说道:“你不必咬住嘴唇,想叫便叫出声来,大声一点。”便又取了些药膏,复而加了一根手指伸了进去。
  
  “遵……啊、遵命,主人……嗯……啊!”
  发出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初七深深喘息,而沈夜没有轻易放过这样的初七,只待稍微缓和后便又加入了一根指头。
  初七哪里受得住如此这般,从未被碰触过的地方被这样轻易闯入,沈夜却不停止,只是反复的摩擦着内里,让对方的气力尽失,双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沈夜用另一只手托起初七瘫软的腰部,又将自己的手指尽数抽出,缓缓说了句:“准备好。”
  初七起先不清楚这句话的含义,直到一个更加巨大而炙热的物事抵在他身后时,才明白方才那句话的意味。剧烈的疼痛从内部传来,他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贯穿了似的,所进入物体的存在实过强烈,不得不咬紧牙关承受此痛楚。
  
  “忘了本座的命令吗?叫出声来。”
  沈夜沙哑着嗓音,双手抓着初七的腰,又将自己的分身深入了好些。初七遵从着沈夜的命令,不再强忍痛楚,低声喊了出来。
  
  “主……主人……啊啊啊!”
  而这声音唤起了沈夜的嗜虐心,一瞬间种种过往从他脑海中流过,他闭上眼睛,顺着脊梁抚摸初七的后背。他停顿了一下,又骤然加速,不住地袭击着对方内部。
  随着沈夜的动作,原本的不适渐渐转化为了另一种感觉,徐徐侵蚀着初七的神智。若不是没有感觉到任何法力流动,他甚至以为沈夜是在他身上使用了高阶法术。
  
  “初七,感觉如何?”
  沈夜抱紧身下的躯体,轻轻问到。
  “回……主人……啊……十分、十分……”初七不知道该用何词语来形容这种感觉,他喘着气说了一半却只能停下,求救似的一直看着沈夜。
  “十分……怎样?”沈夜却没有饶了初七,忽然停住,又瞬间用力往深处顶去,只让初七不停发出令人脸红害臊的声音。
  “怎样?”
  “十分……奇妙……”
  沈夜轻轻笑了,他凑近初七的耳边道:“初七,这种感觉不应唤作‘奇妙’,而应该称做……”说到一半他顿了一顿。
  “请……主人、赐教……”
  “记住了……这叫做‘舒服’。”
  
  “是……主人……属下记住了……是、十分舒服……唔啊、啊!”
  沈夜又加快速度,房间里只是不住地回响着肉体相互拍打的声音。初七又下意识地咬住嘴唇,却被沈夜翻过身来,仰面躺在床上。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前面放大的沈夜的脸,脸被气血上升所影响变得红了一些。
  “主人?……唔!”
  沈夜狠狠吻上初七的嘴唇,莫名的感情汹涌而上,没过了几乎其他所有。他紧抱着初七,不停地索取者对方嘴中的津液,下身的动作也不曾停止。他们律动着,逐渐,逐渐让全部都释放了出来。
  
  轻轻松开了手,沈夜却没有离开。他只是看着初七仍在喘气的样子,看着初七被情欲所朦胧的眼睛,似乎看到了别的什么,却又俯下身去,重又抱住了对方。
  沈夜已经有些不知道,自己所执着的东西、所执着的人、所执着的那份感情,到底应该归往哪里去好了……
  
  
  
  (二)
  
  
  初七平日里总在屋里练剑,这是沈夜的命令之一。
  为了不让剑气波及屋内陈设,初七虽然是在练剑,手上却未持一剑。即使如此,屋内也经常被他招式中的剑意而影响,久而久之,练剑所使用的屋内除却桌椅以外,也不再摆放多余的装饰了。
  
  沈夜忙于公务,已经几日不曾来。初七本以为今日他也不会造访,谁知还未入夜,沈夜就带着几样物事而到来。
  除却时常会带来的衣物,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金属制的细小圆环。用细金丝环成了同成人拇指一般大小的一圈,环上似是带着一串铃铛,只是略微摇晃便叮叮当当,也不知此物是用来做以何用?
  
  初七如同往常那样对着沈夜行礼,沈夜起先没有注意他,而是先将手中衣物放在一旁,又凝视了一会手中的物件。
  “初七,褪去衣物,在里间待我。”
  “是,属下遵命。”
  
  初七以为沈夜又要重复上次那样的行为,乖乖脱了衣服趴在床上,伸手拿了膏药就往自己体内抹,谁知大祭司大人进来后只是冷眼看着他抹完药,就让他下了床站在地上。初七不太明白沈夜这样做的意义,不过依旧是顺从的站在床边等候指令。
  而沈夜却是静静的看着低头站好的初七,过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些。”
  初七表示知道,然后他看着对方手上拿着那个圆环,大约是做了什么机关,从一处掰开了却并未掰断,只是大大的张开一个口。而被掰开的那处,仔细一看确是仿若针一般锋利。
  
  沈夜也不再多话,伸出自己的一只手就覆上了初七的左胸。他先是大概的抚摸着对方胸口,随即转而轻轻捏住了那胸口上的一点,先只是轻揉,接着力道增加,不一会儿,只见那处悄然挺立,血色嫣红。
  见前期准备已经基本妥当,沈夜拿起手中圆环施了一个清洁法术,又用力捏住了那通红的一点,十分干脆利落的将圆环穿过、闭合。还没等伤口的血落下,就又施了一个治疗法术,让被刺穿的那里迅速愈合了。
  
  初七只觉得左胸口有些沉甸甸的坠不过,至于疼痛甚至还不及自己平时习武所伤的一点半点。大祭司的法术自然是再好不过,初七低头瞟向那里,甚至觉得那圆环是本就存在于那里的物事,复而更觉得,这是被沈夜标上了属于他的标记。
  他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等待,沈夜开始轻轻挑动着那圆环,初七这才觉得这圆环有与没有到底有何不同。不单是动一下便有铃铛清脆响声,圆环被上下拨动的动静也让他体内生出一股异样感。
  
  方才沈夜揉捏的时候,初七就感觉有些酥麻之感在体内乱窜,现下被圆环穿透、拨转,更是觉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从胸口缓缓溢出。
  忽而被扯了一下,铃铛发出的响声半天不肯停息,这次确实痛感传来,却比痛之一感增添了三分同方才一样暧昧的感觉。
  初七起先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待到被沈夜抱着多扯了几下之后却有些明白了,这不正是如同上次行事一般的感受么?有些痛,但是更多的转化成了痒,痒得让人有些焦急难耐,心跳加速,喘息不止。
  
  初七的喘息挑动着沈夜情绪,他一把抓住对方下颚,附上自己双唇,夺走了那令人无法平静的声音。却是自己给自己下了套,扯动着的铃铛仿佛也是带着催情的效果,让他不由得想更加深入对方的柔软其中。
  他睁开本因亲吻而闭上的眼,看着初七那熟得不能再熟的相貌。这张面容自从多年前那件事以来就经常在他梦里出现,只不过,那时对方的眼角下,还没有这如同泪水一般的魔纹。
  
  两人的腿间不约而同的起了反应。
  虽说主仆二人彼此间的感情不尽相同,却也都称得上是用情。沈夜注意到这生理上的反应之后,松开了手,从对方身上离了开来。自己先褪去了部分衣物,只留下贴身衣物坐在床边。
  
  初七这边却是感受更加复杂一些。他之前给自己体内涂抹了药膏,如今药膏被热度融化,顺着大腿根部蜿蜒而下,加上胸口的骚动和口唇间的索取,简直比疼痛还更难熬几分。
  他原先没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自从上次事情之后才从沈夜留下的几本画册里翻到了并不详细的注解,这种陌生的骚动总让他感到不安,仿若平静的水面被船划过,波荡起伏。
  
  沈夜也没给初七机会多想,他坐在床边后便指使初七跪在床边,解开了沈夜的裤带。只见其中玩意蓄势待发,初七愣了一下,就顺着大祭司的旨意将昂然置入了口中。
  初七起先是含着,脑中思考了一圈便开始动作。他小心翼翼地动着,不让牙齿伤到了口中柔软。这事他虽原本没做过不甚清楚,不过初七是何等人物,自是聪慧无比,方才思考的瞬间就猜出了个七七八八,现下动作着也是有模有样。
  大祭司的分身在他口中硬挺了好些,这让初七有些难以作为,只好略微退出一些,用他灵活柔软的舌头去缠绕探索。
  
  这让沈夜感到更加舒畅,他一边感受着对方的服侍,一边瞧着初七脸色微红,涎水顺着嘴角滑下,平白增出了几分媚意。沈夜的眼神有些迷离,却只是看着、盯着初七,渐而觉得不足,就抱住了初七的头,将自己往里伸去。
  这一下让初七觉得难以呼吸了,他压制住自己下意识的反呕,随着沈夜手上的力道不断进出。伞头不断摩擦着喉咙,渐渐也让初七产生了感觉,沈夜更是有些沉于其中,加快了速度,不久就将那欲情尽数吐出。本是打算用手帕接住,却是由于慢了一拍,而洒在了初七的脸上,口中。
  微红的脸上带着些许白浊,这却是让沈夜觉得对方更加挑人心弦。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FC2计数器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今の僕

あいす

Author:あいす
本命:提耶利亚

萌过的人会一直萌下去。
大部分西皮都可逆

喜欢的CP:

--ANIME
櫂トシキ/雀ヶ森レン(三和ダイシ、ガイヤール)
時縞ハルト/エルエルフ
ニル/ティエリア
狡噛/宜野座&槙島/宜野座
ゼハート/アセム
总士/一骑
桃矢/ユエ
星史郎/昴流
クロロ/クラピカ
ミロ/カミユ
アスラン/キラ

--GAME
スレイ/ミクリオ
アルヴィン/ジュウド
フレン/ユーリ
アシュ/ルーク
ユーリ/ルーク
マキナ/エイス
Sephiroth/Zack/Cloud
沈夜/谢衣

--VOCALOID
がくぽイド/カイト

--欧美
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会关注的声优:逢坂良太,鳥海浩輔,神谷浩史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江口拓也,梶裕贵,木村良平,代永翼,野岛健児,宫野真守,鈴木千尋
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入野自由,三木真一郎,緑川光,森川智之,羽多野渉,游佐浩二,石井真

3U支持中

乐团:永远的SOUNDHORIZON国民
THE BACK HORN
supercell
livetune
BUMP OF CHICKEN

歌手:ARAMARY 霜月はるか 石川智晶 葉月ゆら

动画:革命機ヴァルブレイヴ ガンダム00 PSYCHO-PASS ガンダムAGE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地球へ etc.

游戏:
日系
FF7CC FF13-2 FF零式
TOV TOA TOX TOZ期待中
逆转系列 雷顿系列
北欧女神传
sweet pool 水仙系列

国产
仙剑五 古剑二

pixiv
类别

连接

自家LOGO,不定时更换


陆玖

e酱
连接
管理者專用

BANGUMI♪
艾丝 的个人主页
留言板
最新文章
友達の回复
应援☆
『神様(仮)-カミサマカッコカリ-』 白華の檻 ~緋色の欠片4~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