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机】血火【晴艾】

有点长
悲剧,虐,mob元素


----------------
  
  时缟晴人已经不知道被关在了这个实验室多少天了。
  纯白色的墙壁,幽暗的蓝色灯光,封闭的空间。仿若时间和空间本身都完全凝固静止,只有从墙壁上偶尔滑落的血液还能证明,这个世界仍在走动。
  
  战败。
  俘虏。
  无休止的实验。
  
  无法用言语表述的强烈疼痛,只要晴人僵硬的身躯稍微移动一下,就会从被钢筋贯穿的地方传来。
  像这样被直径约3cm钢筋刺穿,钉入墙中的地方一共有9处。四肢、双肩、胸口、腹部,伤口处的血虽然看似已凝固,但是每隔12小时就会有人将钢筋拔出,在身体修复完整之后,重新插入这些地方。
  
  即使是神凭,这样不断重复着的痛楚也是难以忍受的。
  晴人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而且在这期间他无数次的发作RUNE缺少的禁断症状,却一直无法得到补充。
  理智就像是被绷紧的弦,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哔哔”的电子音响起,刺眼的光照在了晴人眼前。
  大概又到了重新被钉在墙上的时刻了,他这样想着,闭上眼睛。
  直到锁链的碰撞声响起,晴人才意识到,原来来者的目的与他所想的其实并不一样。
  钢筋被一根一根的缓慢拔出,仿佛故意在给晴人制造疼痛一般。接着镣铐将他仍在发抖的双手和双腿束住,又被带上了铁质的项圈,跌跌撞撞的被来者粗暴的牵出了房间。
  
  即使是走廊里,也是昏暗无比,阴风阵阵。不过至少肉体上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放,晴人享受着久违的轻松感,另一边则嘲笑着自己明明被戴上了项圈,内心却觉得舒畅。
  看吧,这丑陋的,被当作怪物的姿态。
  
  不多久,似乎到了指定地点,牵着锁链的人停下了脚步。房间门内隐约传来呻吟声,随着门的滑开,声音也变得大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
  
  晴人的目光集中到声源处,然后再也无法移开。他一瞬间忘记了其他所有的事,眼中只能看见玻璃罩子中,被用烧红的烙铁在肩膀烫下印记的艾尔艾尔弗。
  “艾尔艾尔弗!”他喊道,想冲过去救下忍受着灼烧的对方,却被沉重的铁链扯住,一下失去平衡,跪倒在地上。
  晴人看见那堇色的眼珠子转了转向他看来,两人目光交错,一瞬间他看见对方的眼神变得亮了起来。
  晴人也觉得希望的光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眼前,战败后他不仅失去了模组77,也失去了他一直以来想要保护的人们。学生惨遭屠杀,自己被抓了起来,而不死之身的驾驶员也和他分散,下落不明。
  但是现在晴人和艾尔艾尔弗,都又再见到了彼此。
  
  即使两人都是如此悲惨的模样。
  
  身为普通人的艾尔艾尔弗没有像晴人那样的愈合能力,被烙上印记的地方已经被焦化,并且不会复原。
  晴人担心着艾尔艾尔弗能不能承受住长时间的那样的痛苦,他知道对方的感度比平常人高出许多,这样强烈灼烧意志的疼痛,艾尔艾尔弗一定也比自己难过许多倍吧。
  
  汗水不停地流下,混杂着血迹,流到腹部,又混杂了浑浊的精液滑过身下的台子,落在地上,汇成一片红色。
  晴人的目光顺着这汗珠的滴落,集中在了艾尔艾尔弗的身下。那是一个三角形的座子,尖锐的山脊朝上,刻入了艾尔艾尔弗的阴囊和会阴处。仔细还能看见细微的震动。
  
  ‘艾尔艾尔弗……’
  胸口莫名的堵塞,晴人只能在心中默念着对方的名字。不久玻璃墙后面的人散去,剩下艾尔艾尔弗一个人坐在高高的木马上,随着体内道具的摇摆而颤抖。
  身前的阴茎被涨得又红又硬,但金属圆环扣在了根部,让他无法轻易解放。只有些许透明的液体从尿道孔中溢出,黏黏地滑落身下。
  
  这比那漫长地禁闭更折磨晴人的心。
  
  艾尔艾尔弗似乎了解晴人所想,他缓缓抬起头,杂乱银发里的眼神坚定而充满着对多尔西亚军的蔑视。接着抬起嘴角给了晴人一个安抚,或者说带着嘲讽意味的笑容。然后他不自然地皱了皱眉,看向远处。
  晴人忽然踉跄了一下,被迫往前面走了好几步。项圈上的锁链被缠绕在了玻璃墙前面的金属栏杆上,玻璃罩里的灯光暗了下去,与此相对应地,外间,时缟晴人的四周反而亮了起来。
  这是晴人在被关进来之后头一次看见自己的样子,倒映在艾尔艾尔弗面前的玻璃罩上,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晴人发现自己的样子没有比对方好到哪里去,同样是憔悴地面容,杂乱的头发,满是血迹的身体,唯一不同的是,自己身上还穿着着一些碎裂的衣服。
  
  士兵们整齐的从门口走进房间,没过多久,晴人身上的布料就随着他们的撕扯,彻底从他身上消失。
  晴人连一句话也不想说,就连钢筋从背后重新插入胸口,也没能让他再发出一丝声音。
  从玻璃墙的反射里,隐约能够看见有液体注射到自己体内。紧接着,电流一般的快感从身体的每个角落汇集起来,晴人瞬间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
  第二根钢筋也在这时插入胸口,药物的作用让疼痛变得更加剧烈,可是这些疼痛又带着之前的痛转化为了新的快感冲击了晴人的神经。
  晴人混沌而杂乱的思考着,这是刚刚的液体带来的作用吗?
  仿佛一瞬间飘上空中,仿佛看见他和艾尔艾尔弗在充满阳光的庭院里休憩,仿佛他所爱着的大家都还在那美丽的校园里等着他的归还。
  
  他睁大着眼睛,那双漂亮的天空色大眼睛里已经什么都无法映出。
  
  围在四周的士兵们执行任务一般,在他身后站成一列,粗暴地进入了他的身体。
  疼痛。快感。
  越是想往光明的地方飞去,就越是在无尽的深渊里,坠的更深。
  
  “这是对战败者的惩罚。”
  晴人似乎听见谁这样说道,随后艾尔艾尔弗的声音终于让他从幻觉中脱离。
  
  “时缟晴人!!”
  “晴人!!!”
  晴人一瞬间从阳光明媚的午后,回到了冷冰冰的地下研究室。
  他们隔着一层玻璃,看着彼此因为被侵犯被折磨而异常潮红又憔悴的脸。
  
  木马的震动忽然变得更加强烈,震动艾尔艾尔弗压抑着的感知。他只能移开眼神,闭上眼睛皱着眉喘息不已,而这喘息声也变得越来越催人情愫。
  不久这声音里混入了另一个催情的声音,艾尔艾尔弗听出来这是晴人的声音,他看向玻璃的另一方,对方的表情也变得更加诱人了。
  
  这时晴人也抬起头看向了他,他们的眼神又重叠在一起。快感忽然爆炸,两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疯狂和欲求。
  他们想要更多,也想要看见更多彼此。
  或许就是在这一刻,他们才能确认,他们是爱着对方的。
  
  想要占有对方。
  全身的,全心的。
  
  而不是在这里看着对方,被别的人或者物体所侵犯。
  
  
  两人的下一次会面,依旧不是什么说出来会让人觉得愉快的经历。
  
  艾尔艾尔弗一直被关在那间房里,坐在木马上,偶尔会被带到另一个房间进行清洗。生命的维持则依靠着偶尔的营养液,除此之外,定期也会给他注射一些属性不明的药物。
  这样的折磨让他身心疲惫,注射药物之后他总是会持续地陷入迷幻状态,他只能抓紧为数不多的能够正常思考的时间来让自己获得尽可能多的信息。
  通过各种方式套来士兵的对话,他了解到,自己被当成了新式药物的试验体。
  晴人也是一样,听说最近还要进行新的实验……回去后据说晴人依旧发作了几次,看来上次的那件事并没有让他补充到足够RUNE……契约,RUNE,伤口,重生……一切所推断出的结论是……
  
  晴人曾失去过大量的RUNE,或者说由于契约的关系,他已经无法接受除了艾尔艾尔弗以外的其他人的RUNE了。
  艾尔艾尔弗不敢相信这个结论,于是干脆等待起了下次实验的降临。
  
  上一场实验结束之后,被带回原来那间牢房的晴人,按照原样被挂在了墙上。
  艾尔艾尔弗的存活让他再次拥有了希望,连带着房间里原本显得静止的时间,也开始慢慢地流动。
  疼痛仍旧阻碍着他的思考能力,而且时不时的还会进入发作的状态。每次清醒都会感觉到身上的剧痛,想来是因为发作的时候扯到了被贯穿的伤口的缘故吧。
  自己已经用掉的那些RUNE,看样子是难以补回来了。
  
  又想起上次和艾尔艾尔弗见面时,那些士兵对自己做的事,晴人不由得有些消沉。思绪却转向了过去他犯下的错误上面,类似的行为,当时他似乎是补充到了RUNE。那为什么现在……这样的事情明明又发生了在自己身上,为什么还会发作?
  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能这么平静的接受自己被侵犯的这件事?是赎罪?还是因为自己也变成了疯子?变态?
  晴人忽然颤抖起来,他开始害怕,害怕自己变得更加奇怪。
  身体上苦痛和被人侵犯的不甘对于他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令他害怕的是自己竟然一次又一次的得到了快感。
  被艾尔艾尔弗注视着,被别人侵犯直到高潮;又看着艾尔艾尔弗被侵犯的样子,获得了更多的快感。
  真想让对方也能躺在自己身下,露出那样的表情,发出那样的声音。
  晴人摇摇头,决定把这种邪念赶紧忘掉。
  不过,不久后他就得到了机会。
  
  没能观察到晴人吸收RUNE的研究员充分表示了他的不满,在分析了一番之后决定进行下一步实验——
  在晴人发作的时候将他带到玻璃房里,观察他和艾尔艾尔弗之间的互动。
  
  为此晴人被移动到了玻璃房旁边的房里,也不再用钢筋插着,只是用锁链束缚住四肢,并且带上项圈拴在地上。以及全天候的专人监视,观察。
  守着他房间的士兵每4小时换一次班,他每一天都要接受来自6个不同的人的目光洗礼。而且由于没有禁止士兵虐待非人类的特定危险生物7号,有些不安分的人只要抓住机会就会来折磨他。
  
  刚开始的那两天,守卫还会因为他的非人类身份而有所忌讳,不敢靠近他。
  等再过了几日,他们发现这个被关押了很久的饥饿的瘦弱少年,似乎实在没什么攻击力,胆子就大了起来。
  先是用小刀划开皮肤来验证愈合能力,被验证事实后,接着就是使用各种方式来杀害他。
  割喉,刺穿心脏,对着脑门开枪,少年在每一次杀害之后都又醒了过来。
  之后这样的行为变本加厉了起来。
  用刀刺穿眼睛,或者是插入口腔。也有一些人不满足于这种形式的虐待,将目光转向了性器官。
  晴人因此不得不忍受身体上最敏感的地方,被用刀一下下划开的剧烈疼痛。
  疼的晕过去后会被冷水泼醒,然后是更加强烈的折磨和痛楚。
  因为这些人的关系,晴人刚关进这个房间的第3天晚上,就因为极度缺乏RUNE而发作了。
  守卫的士兵连忙把他拴好,拖到了艾尔艾尔弗所在的那间玻璃房。解开手脚上的锁后,把他踹进了房内。
  
  艾尔艾尔弗只觉得晴人身上的血痕比之前还要多了,面容也变得更憔悴。被注射了药物的他全身无力地躺在地上,看着对方发作着向他扑过来。
  一开始晴人并没有侵犯艾尔艾尔弗的意思,他只是如同习惯一般咬向了对方的脖子,绿色的RUNE粒子瞬间充盈了整个房间。
  来到对方身体里的晴人也是习惯性的,一醒来就咬了自己一口,回到了原本的身体里。
  接下来晴人觉得似乎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看着艾尔艾尔弗刚醒来时的脸,抑制不住的冲动从身体里一拥而上。
  他剧烈地呼吸着,汗珠不止地流下。本能让晴人分开了对方无力的双腿,理智则让他的身体犹豫着没有进入。
  最终破坏他理智的是艾尔艾尔弗的一句话。
  
  “时缟晴人,我想要你,即使你不忍着也没关系,侵犯我吧。”
  
  “想要”“侵犯”
  这样的字眼让晴人不顾一切地进入了艾尔艾尔弗的体内。
  那里是如此地柔软又温暖,仿佛自己身上所有的痛苦都被对方所消融,一切的不正常都被对方所包容。晴人无法控制地哭了出来,泪水滴落在艾尔艾尔弗的脸上,苦涩,却又是暖的。
  用尽全力抬起头,艾尔艾尔弗舔去了晴人脸上的泪水。从前想都没想过自己会做这样事情冷血少年,现在看着哭泣的晴人,不由得发自内心感到了痛苦。
  再也不想看见这样的泪水了。他这样想着,握住了晴人伸过来的手,一笔一划地在上面写起了字。
  
  起先晴人还不太清楚状况,但当他抬起头看向对方的眼睛之后,一下子明白了对方是为了防止被偷听而选择了这种方式。为了他人不看出异样,他持续着侵犯的姿态,另一边则集中注意力感知着对方传递来的信息。
  ‘下一次你再来,不要咬,直接上我。’
  
  晴人被用词的直白下了一跳,回过神后,他想:或许我也不能控制得了我自己……不过我会尽力的。
  于是他朝对方点了点头。
  艾尔艾尔弗还给了他一个浅浅的笑容。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个约定好的下一次,一等就是一个月。
  
  
  从恶梦中惊醒,时缟晴人在这几个月里头一次见到了地表上的自然光。
  太阳都快下山了,他想着,侧过头观察着房间的另一边,那里全是各种各样的机器。
  看样子,我被换了地方了吗?晴人闭上眼睛,一瞬间,自己晕厥前那噩梦一般的记忆涌上了他的心头。
  士兵们变本加厉的虐待;没有一丝光线的黑暗牢房;寂静地仿若地狱一般的时光,比最初的那间牢房更加的令人无法忍耐。
  更加痛苦的是他一直没能见到艾尔艾尔弗,甚至有时还能听见对方的惨叫声。那声音比晴人自己遭遇的一切更加令他感到痛苦,就像是一把把锯子残忍而缓慢地割着他的心。
  
  无法忍耐的他在被士兵侵犯的时候留下了痛苦的泪水,遭致而来的则是更痛苦的折磨——比起透明的泪水,那些已经疯狂的人好像更加喜欢看他的血水从眼中流出。
  这不死之身从最初开始,带给晴人的就只有无尽的痛苦和绝望,他迫切地想要终结这一切,想要离开让他如此痛苦的世界。
  他也曾试着去咬那些士兵,不过一直没有成功过,几次之后甚至被戴上了口枷。无法抵抗的他只能任由那些恶魔侵犯着他身上几乎所有的位置,任由绝望在他身上横行。
  最后那场疯狂的折磨持续了数日的时间,直到研究员打开这个牢房将昏倒的他带了出去。
  
  现在晴人正躺在地面上的病房里,他简直难以想象自己还有再见到太阳的这一天。
  简单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伤口。
  接下来的任务则是检查自己的记忆,自从最终战之后,他的记忆在被剧烈的消耗,上次见到艾尔艾尔弗之前已经几乎耗损一空,只能勉强记起最终战开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
  所幸的是上次与艾尔艾尔弗的交合,让他补充到了大量的RUNE。与之正相反,在被士兵们侵犯伤害的时候,他能感受到大量的RUNE从体内流逝。
  
  晴人有些茫然,身体受到伤害,恢复受伤的部位会消耗RUNE这件事他大致感觉得出来。但是同样是……交合,为什么其他人不能提供RUNE呢?
  或许是因为自己所处位置的不同?可是也有士兵曾坐在他身上让他进入——虽然依旧是很痛苦的回忆——晴人再次确认,他更加无法理解现在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了。
  呕吐感涌上喉间,晴人赶紧看向窗外。自己不想再想起那些令人作呕的事情了,身体上的折磨同样也折磨着他的精神。
  他在用尽全力来维持自己不会疯掉,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思考别的东西了。
  
  
  护士走进了房门,似乎是来换药瓶的。说起来他醒来后一直挂着这个药瓶,抬头看看,瓶里的液体好像见底了。
  “你这几天一直在发烧,现在热度算是退下来了。”
  护士熟练地处理着手上的针管,顺手贴上了纱布。晴人无意识地注视着护士的动作,突然咬上了护士的手。
  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站在了床边,现在他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体里了,而是在那个护士的体内。这绝对是一个逃跑的绝妙时机,晴人的思维忽然清醒过来,意识到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研究清楚这栋建筑物内部的构造,并且能够想办法找到艾尔艾尔弗,两人一起逃离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
  
  不想再看见艾尔艾尔弗受到更多的伤害了,晴人这样想着。暗自下了决心。
  
  太阳很快就落山了,晴人收拾好护士端过来的东西,离开病房,来到了走廊上。
  才将入夜的建筑物里显得格外寂静。在走廊上慢慢前进,晴人寻找着护士的休息室,结果走了一大圈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间。
  
  救了他的是一个年长一些的护士,气冲冲的从一间半掩着门的房里出来,嚷嚷着“不要在外面晃来晃去了,要进来就快点进来!”
  晴人一边赔笑道着歉一边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端着盘子就进去了。结果那个护士一看到他手上的东西就又生了气,一把抢了过去,边说着,下次再偷懒不打针就告诉上司让你滚蛋!这样的话,一边走出门口往晴人自己身体所在的病房走了过去。
  
  “所以说才不跟她说了不要为难你,非要让你去打针嘛。”
  房间里剩下的两位护士偷偷笑了起来,其中一位递了一份文件给晴人拿着。
  “给,这是这周的观察记录,就交给上次那个研究员那里就好了。”
  那位护士说着,又看了看一脸茫然的晴人。
  “哎呀你不会又忘了吧,就在地下二层的B03号研究室,搭电梯下去往左转很快就能找到了。噢,别忘记拿上通行证。”
  说着她指了指似乎是属于身体原主人的桌子,打开抽屉发现确实有一张蓝色的塑料卡片。
  “谢谢!”晴人拿起卡片,朝对方道了谢。对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挥了挥手,转身就和其他人聊起了天。
  
  拿着文件和通行证,晴人悄悄走出了房间。关上门的那一瞬间,他很是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扮演别人挺困难的,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帮助……按这么说这身体的原主人也挺不得了的样子。
  电梯就在一眼能够看见的方位,晴人走过去之后发现上面有个卡槽,估计是专用的电梯吧。拿出卡片划了一下,只听见叮的一声,门就缓缓地打开了。
  
  等他进入到里面,电梯开始下降的时候,忽然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确认这栋建筑物的出口在哪,冒然进入更深层的地方有些危险。
  不过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晴人想。
  原来的房间是在地上4层,经过1层后,电梯又下降了超过了常规意义上的两层楼的高度还未停下。想必虽然只是写着地下二层,但其实是建设在更深的地方吧。
  晴人不知道自己原来被关的地方到底是在地下多少层的位置,说不定是比这地下二层更深的什么地方。
  唯一能够明确的是他并没有被转移出建筑物——说实话他也很惊讶为什么这栋建筑物的内部会在不显眼的地方统一标识着同样的标记。
  
  手上所持的卡片也应该属于其中一环,他还看见电梯的大门上也在角落里画着同样的花纹。
  这种花纹晴人最早见到还是在被关在最初的蓝色灯光的房间里的时候,那蓝色的灯罩上不显眼的做上了这种花纹的磨砂纹路。
  用四叶草作为基调的花纹,加上了其他几何图案。虽然很像,但和他在phantom上见到的花纹并不是同一种——假如真的一样恐怕他也不敢确定自己到底在哪了。
  这里是和魔使以及101评议会相关联的设施……晴人感觉自己十分确定了,说不定能在这里找到一点关于101评议会更多的线索也未尝不可知。
  
  
  地下二层的空气凝重的让晴人有些喘息不过来。
  并不是说空气质量的问题,而是这里的装修风格……墙壁、门、幽暗的灯光,无一不让晴人想起被关在这里的几个月的生活。
  眩晕感陡然袭来,晴人靠在墙边做着深呼吸,尽量让自己不要想起太多,那些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按照那个护士所说的,左转往前走了不久就找到了B03号研究室。晴人伸手摸了摸护士服上的口袋,里面是他刚才偷偷带出来的,一把锐利的小刀。
  敲门进去,里面却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没有大型的仪器,更像一个灯光明亮、干净简洁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听见晴人的脚步声后连头也没有回,仍旧专心的盯着屏幕。
  晴人暗暗握紧了小刀,从身后接近对方。
  
   “不许动。”
  晴人压低声音嘶哑着说道,手上的刀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薄薄的刀片一接触到皮肤就立即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那位研究员立即全身僵硬地不敢动了。
  “那个银发的少年被关在哪?”
  “不知道……”
  “想死的话不知道也无妨。”
  晴人更用力的将小刀刺入,他还不习惯这样威胁别人,仅是把刀架在对方脖子上就让他心跳的厉害,手心也因为紧张而流了许多汗。
  “E……E06室。”
  “很好,接下来把这台电脑的密码告诉我。”
  “没有密码……这电脑是识别声纹和虹膜的,除了我以外谁也不能操作……”
  “是吗……”
  研究员感觉自己脖子上的刀松了一点,正当他为此而放松的时候——
  “啊!”
  疼痛感从后颈传递而来,随即他就失去了意识。
  
  将意识转移到对方身体里的晴人先是收走了护士手中握着的小刀,接着掩藏起脖子上的伤痕,等待护士的苏醒。
  对方也不负期待的一会儿就醒了,一副还在梦中的表情。
  “我怎么在这……啊,布兰研究员。”护士惊慌地站了起来,无意识地抱紧了手中的文件。
  布兰……是这个人的名字吗?晴人看向护士,温柔地对对方说:
  “你是来送文件的吧,手上的文件全部给我就行了。”
  “啊,好的。”
  护士仍旧不在状态的样子,听见晴人的话之后赶紧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了晴人。
  “嗯,已经没事了,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失礼了!”
  护士慌张的跑了出去。
  
  虽然又顺利通过了一关,可晴人已经没有放松下来的余裕了。知道房间号之后,后面的问题就比较好解决了。
  设施的地图就放在研究员所用电脑里显眼的位置,大概因为这栋建筑实在太大的关系,所以连研究员也不得不经常查阅地图吧。
  把地图导入到放在桌边的平板电脑里后,晴人检查了一下这个书桌。右手边带锁的抽屉里放着一把手枪和一些备用的子弹,这正好可以当做逃跑时的必要道具。
  其他还发现了一张打印出来的时间安排表,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在E06有一次小型的公开实验,不用脑子都能想到这是怎样的‘实验’。而在这次公开实验之后,还有研究员一对一的封闭实验机会。
  晴人看着这张纸皱了皱眉,决心趁此机会想办法把艾尔艾尔弗救出来。
  
  
  按照表上的时间,晴人准时来到了E06的所在之处。
  此时,外间已经聚集了不少这个实验所的研究员,大家互相打着招呼,围绕着玻璃墙选定好观看的位置,等待着实验的开始。
  
  “布兰,你一会要去单独实验吗?”这时,刚才和他打过招呼的一个研究员走过来站在了晴人旁边,晴人只好沉默地点点头,不知怎么对方突然笑了起来。
  “这是上次说好的东西……话说回来,你还真是醉心于这两个少年的研究啊……要我说RUNE什么的都是一纸空谈。”
  “是吗,我觉得说不定真的存在。”
  一边想办法应付着对方,晴人一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一小瓶无色透明的药水,轻轻的摇晃了一下。不知怎么从光线透过来的地方反射出了五彩的颜色,显得很是好看。
  “很好看吧,因为这个缘故还有人把他叫做‘彩虹药’呢,只需要喝上一口就能看见自己内心深处最为梦寐以求的景色。怎么样,还符合实验的条件吗?”
  那个研究员自信满满的笑着说到,仿佛在炫耀自己得意的杰作一样。这张脸孔像极了自己曾经见过的不知道是谁的模样,疯狂的科学家真是令人可憎。
  即使已经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也曾露出过如此令人厌恶的表情,晴人内心里也不由得暗自生起气来。他握紧没有拿着瓶子的那只手,尽力维持着自己的表情不在别人面前崩溃。
  
  不久实验就开始了。
  
  艾尔艾尔弗被放在玻璃房间中间的高高的手术台上,四肢均被固定着。
  类似肌肉松弛剂的液体很快就被注射入他的体内,接着被注入的是一些不知道具体功效的实验液体。
  这次似乎是想实验使用药物后电流通过产生的一系列反应,艾尔艾尔弗的身体上很快被贴上了一些电子贴片,这些贴片与电线连接,最终通向了旁边的一台带着屏幕的小机器上面。
  
  “真是的,都这种时代了,还用这么落后的手段进行人体试验。”
  旁边的研究员……说起来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晴人低头看了看对方胸口挂着的标牌,上面写着以利亚·罗米尔。
  “真是让人看不下去……这个设施里有那么多新设备,为什么就喜欢这种最原始的。”
  
  “你也别抱怨了,好设备在这种场合的表演效果当然没有这种最原始的设备吸引人了。”罗米尔旁边的一个研究员也忍不住插话进来。
  “你说表演效果?”罗米尔嚷嚷起来,引来别的研究员的侧目。他注意到这一点只好压低了音量:
  “别开玩笑了,这不是展示研究成果的舞台吗?”
  “至少今天不是的。”那个研究员说道:
  “你看他的伤口愈合的速度,显然只是一个正常的人类,而不是我们最关心的那位危险生物7号……”
  “所以你说今天只是吸引眼球的开胃菜咯?好吧好吧,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继续呆在这了。”罗米尔气冲冲地说道:
  “那我明天再来看真正的实验成果好了。”
  说完他就匆匆转身离开了这个实验室,而这场争吵也就变成了参观实验中,一个被人遗忘的小插曲。
  
  这时艾尔艾尔弗的实验进行到了实质性的阶段,站他身旁的研究员扭开了调节电流的开关。
  肉眼可见的电流从艾尔艾尔弗的体内流淌而过,嘶哑的叫喊声从玻璃墙上装着的扩音器中传了出来。
  晴人无法克制的想上去干掉那些可恶的人们,但是可周围全是人,还有许多士兵在门口守着,还有一堵厚厚的玻璃墙将他们隔开。
  晴人想不出可以只靠他自己一个人就能救出艾尔艾尔弗的方法,只好闭上眼睛,双手紧握住墙边的金属扶手。
  
  即使闭上双眼,也能听见艾尔艾尔弗越来越响的叫喊声。
  
  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晴人用尽全力才忍了下来。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为什么他不得不去忍受那样的折磨,为什么艾尔艾尔弗也会遭受到这样的痛楚?
  为什么?
  
  “住手——!!”
  晴人不禁喊了出来,绿色的光芒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迅速震荡开,将身边的一切东西都远远的推了出去。
  面前的玻璃也被全数震碎,晴人和艾尔艾尔弗之间的一切障碍就此一扫而空。只有风暴中心的他和被绑在手术台上动弹不得的艾尔艾尔弗两人逃过一劫。
  无意中又触发了RUNE的力量吗……
  一瞬间晴人这么想到,但这时可不是深究原因的时间。黑暗的环境,被推开的人群都有利于救人,可这不会太持久,他必须赶紧将艾尔艾尔弗带离这个实验室。
  
  “艾尔艾尔弗,我们一起逃出去吧。”
  
  艾尔艾尔弗身上捆绑的机械因为电源的切断而变得容易打开,这正方便了他们逃走。
  晴人所在的这幅身体虽然不算高大也还比较健康,他扶起依旧无法使力的艾尔艾尔弗,将对方背在身上。
  “晴人吗?从右边那个门出去,之前那个离开的研究员走的时候忘了把门关上了。”
  艾尔艾尔弗沙哑着声音,如同往日一般精准的指令传到耳边。晴人背着对方小心翼翼的穿过玻璃墙的残骸走出内间,朝着对方所说的那扇门走去。
  他们没有遭到阻拦,因为被RUNE爆发的冲击波弹开的关系,看门的警卫都晕过去了。艾尔艾尔弗指挥晴人捡起了警卫手上的两把枪,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实验室。
  
  刚才的爆发似乎还切断了一部分重要的通电线路。即使出了实验室,外面也仍旧十分昏暗,走廊里只有墙角零星的几盏应急灯还亮着光。
  
  晴人就这样背着艾尔艾尔弗沉默的前进着,不一会走到了电梯旁,明亮的灯光和电梯旁的指示灯让人知道这里的电没有被切断。
  艾尔艾尔弗让晴人先不要急着上电梯,两人转身走进了旁边一条位于断电区域的走廊。
  “你考虑过怎么逃跑的问题吗?”
  “那个……是想来找你商量的……”
  “……这一代的房间号码都以E为开头,是地下5层吗……”
  “嗯,但是比一般的5层要深很多……”
  “你去过地表?”
  
  晴人点点头说道:
  “我醒来的时候就在地面上了……是地上4层。现在原本身体还在那里的病房……不过我想应该还比较安全,护士提交的报告好像是这个人……嗯……布兰先生负责的。”
  艾尔艾尔弗用厌恶的眼神盯着晴人现在的脸看了一会儿,直看得晴人觉得直冒汗,才扭开头叹了口气。
  
  “三十分钟后……再等三十分钟的话,我就能够行动自如了。”
  “那现在呢?直接去拿回我的身体吗?”
  “假设我们不夺取车辆直接逃走,被抓的可能性高达97%。”
  “那么是去找车?”
  “你上身的这个人没有车吗?”
  “不是很清楚……艾尔艾尔弗,要不然你来检查一下他的终端?还有,左下角的口袋里有一大把钥匙的样子……对了!终端里有整个建筑的地图!”
  晴人忽然才想起来这件事,略带兴奋地看向艾尔艾尔弗。后者嫌弃的闭上眼睛说道:
  “先放我下来。”
  
  
  最后两人决定先去布兰研究员的研究室里做一下逃脱的准备。
  
  “在这里待着真的没问题吗……”
  “或者也可以选择让我再杀几个人。”
  听见艾尔艾尔弗的话,晴人无奈的笑着,转移了话题。
  “……这个研究室里有些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啊……竟然有这么多……”
  他惊讶的看着艾尔艾尔弗从研究室里找出来的,落成一小山一般高的各式自己不认识的东西,问道:
  “……应该使用哪些好呢?”
  “原则上是尽量携带小巧有用的道具,比如这个。”
  艾尔艾尔弗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晴人。
  
  “这是?”
  “据我猜想,是一种压缩体积了的燃料弹。”
  “那就是说……扔出去后会引起大范围的燃烧?不过这种东西手榴弹之类的也能办到吧……”
  “某种意义上并不完全一样。还有这个……”
  他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里面是装的满满的子弹。
  “外表上和普通的子弹没什么区别,不过这种设计却比一般的杀伤力更大。”
  艾尔艾尔弗关上盒子,说道:“不过没有看见相应的手枪……在你那里吗?”他看着晴人从身上摸出的手枪,接过来研究了一番。
  “还算不错。”
  
  虽然找到那么多东西,可真正实用却不怎么多。手枪只有这一把,刚才捡起的两把机枪虽然是满弹,却没有备用的弹药,如果使用起来也支撑不了多久。
  燃烧弹和化学药剂之类的倒是还有不少,晴人和艾尔艾尔弗将这些东西都分别装好,想办法固定在了腰间。
  他们又找到了一些衣服给艾尔艾尔弗换上,不出意料的衣服都大了,不过艾尔艾尔弗没有特别在意,只是很粗暴的将衣物的袖子和裤腿扯短了不少。
  
  行动之前他们又再次确定了一遍作战计划。
  “我去吸引火力,你必须在他们切断电梯的电源之前就抵达你身体所在的4楼,取得身体之后从2号侧门逃出大楼。在此之前我会去往1楼切断地表上所有楼层的电源,并且从车库里夺取一辆军用车,最后我们在这一点汇合。”
  艾尔艾尔弗指着终端里地图上的一点,晴人点了点头。
  “这个终端由你拿好,我用另外一个。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使用这个频率的通信联系我。”
  “知道了,艾尔艾尔弗,不过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了吗?”
  晴人担心的问道。
  “……如果我中途发生意外的话,也会联系你的。”
  艾尔艾尔弗深吸了一口气,“不过既然这里没有凯因,我的胜率就稳定在99%以上了。”
  “那,艾尔艾尔弗,我们准备走了?”
  “出发。”
  
  他们小心地绕开警卫有可能出现的地方,顺利的抵达了目标电梯的所在。
  刷卡乘上电梯后,晴人有些好奇的问道:“奇怪……怎么到现在都还没响起警报。”
  “谁知道……不过这正好有利于我们逃脱,必须抓紧时间行动才行。”
  艾尔艾尔弗出来的时候带着帽子和围巾当作伪装,现在说话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上到四楼后不要随意的换身体,必须把带着的弹药用你原来的身体带走才行。一旦离开现在这个身体,要立即杀掉对方,记住了吗?”
  “嗯,我记住了。艾尔艾尔弗也是,现在药效还没完全褪去,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说着电梯就在1楼停了下来。艾尔艾尔弗先下了电梯,晴人则继续乘坐到4楼。
  
  深夜的病房显得比傍晚更加寂静,护士似乎都已经下班。晴人穿过洒着月光的走廊,悄悄来到自己身体所在的房间。
  沉睡中自己的样子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而距离他离开自己的身体也不过两个小时左右,却觉得一切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从楼下传来了枪声……应该艾尔艾尔弗开始夺取车辆了。晴人想,必须赶紧换回自己的身体。
  他扶着自己的身体靠在床头,将那把锐利的小刀放在自己身体的手中。脱下外套,扔下所有固定好的武器和包,对着自己的手臂咬了下去。
  
  说实话,晴人不是很愿意杀人。但是一直以来他都只能选择让敌人结束生命,否则迎接他的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握着手中冰凉的小刀,他毫不犹豫的将其刺入了布兰的脖子中。鲜血随着刀的拔出而喷了一地,也落在了晴人的脸上、手上。
  不知何时自己也已双手染满鲜血。
  和自己的敌人一样。
  
  晴人用床单擦干净这些血液,脱下对方的外套,给赤身裸体的自己穿上。将过大的袖子和裤腿卷起来,腰间缠绕上武器,背起了装着食物的包。
  他握住那把还未射出一发子弹的机枪,将它抱在了胸前。
  
  真是可笑的场景。晴人想。他穿着不合身的衣服,抱着沉重的机枪,在深夜的走廊上奔跑。
  以前的他从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不管是在V1的驾驶舱里时候,还是被钉在墙上遭受折磨的时候。
  
  或者是许许多多自己已经遗忘的时候。晴人想到。
  
  他能感受到,自从和凯因交战以来,自己的身体就又发生了变化。
  晴人已经无法再从艾尔艾尔弗之外的人类身上获取RUNE了——即使是这次他从布兰的身上回来,也仍旧能够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渴望能够获得哪怕是一点点的RUNE……
  明明自己已经不想再伤害艾尔艾尔弗了,对于现在的晴人来说,只有艾尔艾尔弗……只有他才是自己想保护的一切。
  
  却克制不住自己想侵犯对方的欲望。
  晴人努力地将这种念头从脑海中驱赶出去,喘息着从楼梯间下到二楼。然后,他最不希望听见的,艾尔艾尔弗的求救信号从终端里传了出来。
  
  从一楼的楼梯间出去,穿过一个大厅和两条走廊,就能抵达位于后门附近的车库。晴人小心翼翼的接近车库的门,一眼就看见躺在一辆车旁边的艾尔艾尔弗。对方也看见了晴人,点了点头示意他进去。
  谨慎的从后门跑向了艾尔艾尔弗所在的方位,一路上只看见了穿着多尔西亚军服的士兵倒在地上的尸体。晴人想,艾尔艾尔弗可能是结束战斗后才倒下的。
  
  “是我大意了。”
  看着跑过来的晴人,艾尔艾尔弗冷静的说道:“看来他们给我身体里注射的药,后遗症还远远没有结束。”
  晴人扶起对方,打开车门将他抱上了车,自己从另一个方向坐上了驾驶位。
  “你会开车吗?”
  “或许在游戏里面玩过吧。”其实根本不记得了。
  “……不要乱动,听我的指挥。”
  
  两人就这样踏上了逃跑的旅途。
  
  这时候的多尔西亚并不平静,显得平静的只是这个研究所而已。这里远离市区,四周荒无人烟,对于他们的逃离来说,有利也有弊。追兵一直没有追上来,而如果他们再找不到有人的地方,马上食物就要耗尽了。
  艾尔艾尔弗的身体情况时好时坏,不过一旦他能自由行动了,就会把晴人从驾驶位上赶下去,他行进的速度比初学者的晴人快多了。两人就这样交换着驾驶,毫无目的地的赶了两天的路。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他们决定在前面的森林里休息一晚上。
  
  “……这里也收不到信号。”
  “多尔西亚在几个月前就陷入了战乱,没有信号是很正常的。”
  “是……吗……”
  晴人放下手中的终端,有些寂寞的说道。
  
  “艾尔艾尔弗,我以前是为了什么而战斗的?”
  “别傻了,你不是说过为了大家,要和我创造一个人和魔使能够共同生活的世界吗?”
  “可是我想不起来了……大家到底是……说的谁?”
  
  晴人用那双如同天空一样蓝的双眼凝视着艾尔艾尔弗:“除了你以外,我还有其他的朋友吗?他们都还活着吗?”
  “……”
  艾尔艾尔弗垂下头,这是个很难以回答的问题,更加难以接受的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晴人已经几乎失去了全部的记忆。
  “不回答我也没有关系,我只是稍微觉得有点累了而已……睡一觉就会好些了。”
  晴人抓了一把捡来的树枝扔进了面前的火堆里,然后将上身靠在身后的大树上,抬头看着夜空。
  
  “星星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宇宙里的星星也是这样闪烁着的吗?如果我还有机会看到的话就好了。”
  “只要你不再使用RUNE,不再驾驶Valvrave,就一定能再看见。”
  “谢谢……艾尔艾尔弗,但是我……”
  晴人忽然痉挛起来,泪水不断地从眼眶中溢出,他抓住自己的领子,断断续续的说道:“我可能……又要……伤害你了。”
  他急促的呼吸着,额前闪烁着十字形状的暗红色光芒。
  
  艾尔艾尔弗清楚地知道,这是发作的征兆,晴人在渴求着RUNE,渴求着与自己交合。
  抓住晴人的手,艾尔艾尔弗把对方拉过来,倒在了自己的身下。
  
  “不要在意,你必须活下去,我也是。我们已经定下契约了。”
  他脱掉自己的衣服,伤痕累累的白皙肌肤在火光映衬下却显得如此圣洁,几个月未剪过的银色头发垂在胸前。
  轻轻抵上晴人的额头,他低声说道:
  “进入我的身体吧。”
  
  无数绿色的光点围绕着两个人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风暴,树上的枝叶被这场RUNE的风暴所影响,发出沙沙的声音。
  这声音是如此之响,让他们连敌人的出现都没有注意到。
  
  枪声响起,直接贯穿了艾尔艾尔弗的胸口。
  
  知道自己再次大意了的艾尔艾尔弗抱着身下的晴人翻了个身,他抓起放在一旁的手枪,扫了一眼四周,朝敌人所在的方向射去。
  晴人仍旧没有恢复神智,艾尔艾尔弗只能一边与对方交合着,一边清扫着周围的多尔西亚士兵。
  他不会死,晴人也不会死的。艾尔艾尔弗这样确信着,开了最后一枪让对方的士兵全部葬身在了这片树林里。
  
  
  真想看一眼梦想中的那个世界啊。
  闭上眼睛前,他如此想到。
  
  
  黎明来临之前,晴人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身下的艾尔艾尔弗摸起来有些冰凉,担心对方会不会着凉的晴人,赶紧想起身从一旁拿过衣服准备盖在对方身上。
  他伸出手,上面赫然满是开始发黑的血迹。起初还以为是自己伤害了对方,想等他醒来立即道歉的晴人,回头看见了艾尔艾尔弗胸口的枪痕。
  
  就好像天塌下来一般,晴人的精神也开始坍塌。
  
  “艾尔……艾尔弗……”
  他呆滞的探出手伸向对方颈部,早已停止跳动的脉搏再一次告知他,艾尔艾尔弗已经不再了的这个事实。
  “醒……醒醒啊……艾尔艾尔弗……”
  摇晃着对方肩膀的晴人,又一次留下泪水。滚烫的泪水滑落到艾尔艾尔弗的脸上,又滑落在冰冷的草地上,湿润了黑色的泥土。
  “不是约定好了吗……我们一起活着。你的契约怎么办!”
  晴人扶起艾尔艾尔弗的上半身,紧紧抱在胸前。
  “睁开眼睛……再多看我一眼啊……”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空中落下,这是绿色的雪花,是RUNE的光辉。
  这光辉,将两个人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
  
  
  睁开眼睛后,少年看见的是红色的残阳。
  好似鲜血那般红的光辉,从远处的地平线穿过树林,照耀在少年银白色的短发上。
  自己是谁,这里是哪里?少年完全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躺在他旁边的另一位少年是他最爱的人。
  他摸着对方沉睡中的脸,将对方脸上落下来的棕色发丝绕在耳后,就如同对方真的只是睡着了一样。
  他还知道一件事。
  他要报仇,要把敌人全部都消灭掉,要把隐藏在世界阴影里面的那些人都消灭掉。
  
  少年收拾好东西,背着他死去的爱人。开始了名为复仇的旅途。
  
  少年所经之处必然有战乱,从没有一个敌人能从他的手下逃脱。到了最后敌人几乎是闻风而逃,他还是拿着枪,背着身上的人静静地朝目的地走去。
  也有人来找他,说是他曾经的战友、同伴。但是少年不记得从前的一切,拒绝了那些人的邀请,仍旧一个人赶着路。
  
  
  这一天总算来临了。
  少年能感觉得到,眼前的那个地方,那里就是他的终点。
  
  火势在眨眼睛弥漫开来,将整个‘世界’燃烧殆尽。
  许多的生命在这一刻终结。这里,也下起了绿色的雪。
  
  少年把背上的爱人抱在了怀里,无神的眼中映出的只有无尽的火焰。
  这里是,献给你的……
  
  少年筋疲力尽地跪在地上,怀中的爱人也摔在了他面前。一个玻璃制的小瓶子,闪着五色的光芒,不知从那里飞了出来摔碎在地面上,里面的液体随着火的燃烧也蒸发在了四周的空气里。
  
  少年看见了他最想见到的梦。
  那是他和爱人的梦。
  
  梦中的爱人拥有着银色的短发,总是如同雪一般冰冷的他终于微笑着,伸出双手想要拥抱跪在地上的少年。
  
  少年的眼中逐渐恢复了光彩,泪水不断滑落。
  
  “我想起来了……我是晴人。”
  少年看着梦中的爱人,伸出手。
  “你是艾尔艾尔弗。”
  银发的爱人微笑着握住了少年的手。
  “我们约好了,要一起活下去。”
  即使是在那边的世界……
  爱人点点头,抱住少年。
  两人相拥在一起,消失在了这烈火之中。
  
  






  
  我们想见证新世界的诞生。
  
  
  
  一场大火将大部分魔使都烧成灰烬,只有少数支持莉泽露缇思想的魔使死里逃生。
  
  晴人和艾尔艾尔弗从此从世界上消去了身影,连尸体都不曾有人找到。
  直到银河第三帝国历将近走到了200个年头的时候,早已成为战争纪念馆的草坪上。如同风暴一般,绿色的RUNE忽然聚集在一起。
  
  一个婴儿降生在了这里。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FC2计数器
日历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今の僕

あいす

Author:あいす
本命:提耶利亚

萌过的人会一直萌下去。
大部分西皮都可逆

喜欢的CP:

--ANIME
櫂トシキ/雀ヶ森レン(三和ダイシ、ガイヤール)
時縞ハルト/エルエルフ
ニル/ティエリア
狡噛/宜野座&槙島/宜野座
ゼハート/アセム
总士/一骑
桃矢/ユエ
星史郎/昴流
クロロ/クラピカ
ミロ/カミユ
アスラン/キラ

--GAME
スレイ/ミクリオ
アルヴィン/ジュウド
フレン/ユーリ
アシュ/ルーク
ユーリ/ルーク
マキナ/エイス
Sephiroth/Zack/Cloud
沈夜/谢衣

--VOCALOID
がくぽイド/カイト

--欧美
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会关注的声优:逢坂良太,鳥海浩輔,神谷浩史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江口拓也,梶裕贵,木村良平,代永翼,野岛健児,宫野真守,鈴木千尋
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入野自由,三木真一郎,緑川光,森川智之,羽多野渉,游佐浩二,石井真

3U支持中

乐团:永远的SOUNDHORIZON国民
THE BACK HORN
supercell
livetune
BUMP OF CHICKEN

歌手:ARAMARY 霜月はるか 石川智晶 葉月ゆら

动画:革命機ヴァルブレイヴ ガンダム00 PSYCHO-PASS ガンダムAGE 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地球へ etc.

游戏:
日系
FF7CC FF13-2 FF零式
TOV TOA TOX TOZ期待中
逆转系列 雷顿系列
北欧女神传
sweet pool 水仙系列

国产
仙剑五 古剑二

pixiv
类别

连接

自家LOGO,不定时更换


陆玖

e酱
连接
管理者專用

BANGUMI♪
艾丝 的个人主页
留言板
最新文章
友達の回复
应援☆
『神様(仮)-カミサマカッコカリ-』 白華の檻 ~緋色の欠片4~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链接